金钱与美德:杨振宁的回国与饶毅的科学队长

亚当一号的座右铭是“成功”。亚当二号的座右铭是“爱,拯救和回报”。它们依照不同的逻辑运作。外在逻辑是经济学的逻辑方式:投入产出模式和风险回报模式。我们内在的本质是一种道德上的逻辑,你不得不用你的付出去获得。我们碰巧生活在一个支持亚当一号的社会中,并且经常会忽视亚当二号。——TED “活在你的简历还是悼词里”

这两天,杨振宁放弃美国国籍,从中国科学院外籍院士变成了中国科学院院士。很多人对杨表示不屑,说他只为回国养老,用最后的时光到国内圈钱,指责他“爱国晚矣”

昨天,无意中打开了饶毅等为少年儿童做的科学音频节目——科学队长,发现是收费的,比书的价格高。我有些不平,一是觉得收费太高了,科普在于普及,没必要高定价;二是饶毅似乎被融资的资本裹挟,利用身望为资本家打工。一定会有人觉得这没什么,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用资本来推动项目,才能落地并带来效率和社会利益。

继续阅读

北京现象:雾霾之下

image
故乡的晨

2009年8月,我和朋友从大觉寺附近爬上阳台山,从1000多米高的山头眺望北京城时,看到大气竟然分层了:上面的蓝,下面的灰。我第一次认识到我们竟都被这样一团污浊之气包围。

后来,“雾霾”、“PM2.5”、“爆表”这些词火了,听说美国驻北京大使馆的工作人员工资收入中有雾霾费,还听说中方测量的PM2.5数值通常比美国大使馆的小不少。

雾霾像地震一样,大众一开始恐慌,随后接受,最后视而不见。朋友张旭将雾霾比作电影《勺子杀人狂》,他说,虽然勺子一下子杀不死人,但如果勺子每天都跟随你并不断敲打你,总有一天你会被它杀死。PM2.5就是这勺子,一种极度低效的武器,却能进行慢得可怕的谋杀。

继续阅读

摄影的使命:超越感觉的交流

玉兰
图1:2012 年4月,天门山上云雾缭绕,能见度很低。突来一阵风,将云雾驱散。这棵悬崖峭壁上的木兰,顿时让我心头一震。她绝世而独立。匆匆拍下几张后,她再次躲匿于 云海之中。苦等了1个小时,可惜没能清晰地再见她一眼。要是摄影师,恐怕会在此等待一天吧。有些景色,相遇只需一瞬,遗忘却要一生。
继续阅读

水垢与帝陵:世界上不同的美

_DSC6151

1.天然之美

最近,发现办公室的电水壶烧开水后,冒出的蒸气带有异味,我怀疑是水垢太多了。于是买了瓶醋,去掉了水垢,还从壶嘴的滤网上取了些水垢样品。我很想知道,水垢到底长什么模样?

等我拿到电子显微镜下观察它时,我大吃一惊。屏幕里显示的哪是水垢,而是一个鲜花簇拥的世界:水垢晶体拥抱在一起,绽放成朵朵盛开的鲜花。虽然色彩黑白,但似乎不能阻止它们散发出的香味。原来,我们每个人家里,都拥有如此美丽的一个世界。我想,我自己以后是不会再讨厌水垢了。此事亦让我相信:凡是天然的,必有其绝美之处,如果还未发现,准是我们还不够了解,尝试着换个时间、换个角度,再去观察,直到你发现它的神奇。因为,惊叹号是一种审美。 继续阅读

图说:北京的雾与霾

clip_image001

北京深受雾霾困扰。但雾和霾本质上有区别,雾是液态小水滴,霾是固态小颗粒。只因霾易吸附水汽,所以霾和雾经常一起发生作用,称为雾霾。摄影可以较好地从表象上区别它们:

1.色彩:雾呈乳白色、青白色(图1),较“干净”;霾呈黄色、橙灰色(图2)。

2.分布:雾因水滴质量大,受重力作用一般靠近地面(不超过几百米),越靠近地面/水域的地方密度越大(图3),它范围小,雾区和非雾区边界比较清晰(图5);霾因粒子质量小,高度可达1~3公里(图2),分布均匀(图4),它范围广,边界不清晰(图6)。

3.持久性:雾受温度影响大,升温后水汽蒸发而越来越少(图7比图3晚半小时,但河畔水汽已渐散去);霾不容易分解,持续时间长(图8虽是中午但一直未散)。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