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记

野鸭湖国家湿地公园的地质地理概况

DSC_6356

野鸭湖国家湿地公园:地理

野鸭湖位于官厅水库的东南岸,河北怀来和北京延庆的地界边缘。官厅水库是延庆-怀来山间盆地的低洼之处,汇聚了桑干河(发源于山西省管涔山)、洋河(发源于内蒙古高原南缘)和妫河(发源于延庆黑汉岭西北的大吉祥村)的河水。野鸭湖博物馆说官厅水库是断层(没说明是那条断层)发育形成的,但我查了北京的断层资料,并未找到这条断层(更新:查邓启东院士的全国断层分布图,未找到这条断层。但是在《首都圈地区地壳最新构造变动与地震》书中p46和P290,在延庆-怀来沿线的山前地带,官厅水库的北边发育了一条北东走向的断层,称为延庆-矾山次级盆地北缘断裂;而水库以南则发育了一条康庄隐伏断裂,隐伏断层是潜伏在地下的断层,需要通过地震手段才能探测。这让我想起一个词:逢谷必断,意思是有山谷必定有断层,莫非这是真的?由此可知,要证明或否定一个结论都需要查阅很多资料,根据片面的资料随随便便下结论并不是科学的态度。汗)

平原通常是由河流的泥沙搬运、沉积形成的,北京平原和野鸭湖的形成就是如此。

注入北京平原的永定河其上游是桑干河和洋河,两河流经黄土高原,携带了大量泥沙,含沙量甚至高于黄河。在未修建官厅水库前,永定河平均含沙量为60.8kg/立方米,水库修建后,泥沙含量虽降为49.2kg/立方米,但这也远远高于黄河的36.9kg/立方米。正因为大量泥沙随着洪水、河流的洪积和冲击,才有了北京平原广阔平坦的第四纪沉积层。

自从修成官厅水库后,一直让皇帝闹心的“善决、善徙”的永定河终于被制住了,河床不再摇摆不定,1949年之前200年内每3年一次泛滥、决口一次的情形得到彻底改观。历史上的“无定河”、“浑河”、“小黄河”终成名副其实的永定河。

野鸭湖湿地公园靠近由北而来注入官厅水库的妫水河流域。受妫水河的冲积、洪积,山前地带就逐渐沉积了广阔、平坦又带点水泊的土地,也就形成了野鸭湖湿地。

野鸭湖海拔470~600米。一位村民告诉我,周围本来有村庄,但因官厅水库水位上涨时会威胁到这些村庄,故一些海拔较低的村现在已搬迁。

让我有些意外的是,和野鸭湖湿地公园一栏之隔的竟然就是大名鼎鼎的康西草原。未见之前,一直对草原怀有希望。但现在有些失望,它和野鸭湖的形成过程是一样的,都由河流冲击、洪积而成,因为野鸭湖有一大片浅水洼地、沼泽,故而形成水陆过渡性质的湿地。而康西草原因为地势较高、退水较早,且多年持续没有被水淹没而成为草原,其实它并非严格意义的草原,不过是一块地势平坦、面积较大的草地罢了,草比较杂乱,不似真正的大草原那样有“毯子”般的感觉。

对野鸭湖的评价

植物:除了芦苇、柳、香蒲和一些野花,其他植物品种不多。

动物:鸟躲在茂密的芦苇丛中不易观察。我潜伏在草丛中,用望远镜观看了一小时,最后只见到2只鸟。若不是工作人员养了一群见到人就索食的鸭子(绝对不是野鸭),野鸭湖还真没多少鸭子。当然,要观鸟必须要在合适的季节,这个季节可能不对。

环境:不如杭州的西溪湿地有情调,整个湿地内几乎没有小桥(除了一条木桥),没有建筑,没有休息的地方,更没有观鸟的好场所。

好的地方:可以享受鸟鸣交响乐。沿岸摸索到湿地的中心,会发现自己突然陷入了美妙的交响旋律中。耳畔的鸟鸣声不下五六种,布谷声,唧唧声,GiGi声,声不绝耳,真是享受。

DSC_6334

DSC_6335

【图1-2】突然看到鸭子和天鹅列着整齐的队伍兴冲冲奔赴某地。

DSC_6337

DSC_6350

DSC_6340

【图3-5】原来眼尖的它们发现远处的这里有个姑娘在大发慈悲!我敢肯定,这么训练有素、善解人意的鸭子肯定不是野鸭。

DSC_6366 

DSC_6372

DSC_6391

【图6-8】沿水边可至湿地中心,除了身边半人高的芦苇,其他植物少,连个遮荫的地方都没有。但走着走着,突然发现自身已置于美妙的交响旋律中。耳畔的鸟鸣声不下五六种,布谷声,唧唧声,GiGi声,声不绝耳,真是享受。明知它们躲藏在距离不远的芦苇丛中,用10倍望远镜搜索、观察半晌,才见2只鸟的身影。据悉,鸟类最多的季节是每年的10月至次年的4月,这次赶早了。

DSC_6403

【图9】用望远镜好好得对比枝头的鸟和它的窝,我很惊奇窝的枝条的长度竟是鸟身体长度的2~3倍,如此娇小的鸟是如何衔住枝条,又如何搭建成此窝呢? (09-06-29,update:在动物节目里看到世界上有一种鹦鹉,它的喙非常坚硬,可以轻易剥开核桃。经测试,喙的咬合力是其自身重量的50多倍。因此我理解了这件对于人类来说似乎不可理解的事情。自然界真奇妙。)

DSC_6408

【图10】湿地已经被人造土路圈了起来,不知道这个湿地是连着官厅水库,还是成了封闭的系统。若是封闭的系统,估计这个湿地不会太长久。

DSC_6417

【图11】土路的土是挖的,因此路的两侧成了一条人造“护城河”。

DSC_6435

【图12】湿地可垂钓。

DSC_6439

【图13】湿地可划船。

DSC_6411

DSC_6415

【图14-15】湿地和康西草原紧邻,仅仅隔一人造“护城河”和一人高铁栅栏。而传说中的草原,今日发现不过一冲击小平原而已,因旅游开发过度,不像草原了。丰宁坝上草原距离北京近,估计再过几年就没什么草了。去内蒙古才能见到真正的草原,去木兰围场、阿尔山、呼伦贝尔。

DSC_6446

DSC_6452

【图16-17】八国联军侵华时,胆小懦弱的慈禧害怕八国联军抓她(因为她利用义和团对抗八国联军),置北京于不顾,仓皇西逃。沿着南口,居庸关,八达岭,并到榆林堡这个驿站中转睡觉,随后出逃至河北鸡鸣驿,最终逃到了西安。鸡鸣驿至今还保留了慈禧睡过的房子。

DSC_0847

【图18】这就是慈禧曾经在鸡鸣驿睡过的房间,这家主人以此为傲,还悬挂了慈禧与光绪的人像。我不明白慈禧一直是反面角色,为何老百姓还是会以慈禧的幸临而得意。这就是什么样的心态?

攻略:从北京如何去野鸭湖、榆林堡

  1. 到德胜门乘坐公交919路,到延庆县(南菜园子)。
  2. 下车坐921路直达野鸭湖。
  3. 从野鸭湖继续坐921路到南曹营,步行15分钟可到榆林堡。
  4. 返回南曹营坐919支回德胜门。(此车只从康西草原发出,途径八达岭长城,上车人多。末班车为16:00)

4 thoughts on “野鸭湖国家湿地公园的地质地理概况”

  1. 空错老师您好(不知您的真名,就冒昧以网名相称吧):
    我是一名学生,本科在四川师范大学学习地理,现在在国外读GIS的研,工作上与地理相关,也是一名地学爱好者。兴趣所致,拜读您的博客很久了,却一直在潜水。一来是很多问题确实不懂,二来是科学的东西,没看文献就没有发言权。尽管如此,对很多文章中的科学、严谨的态度十分赞赏。在如今语言暴力肆虐,头脑发热横行而理性缺失的网络环境上可谓一片净土。此外,对“科学松鼠会”的一些科普文章和他们不计个人得失的公益科普精神也十分欣赏。不知可否有幸认识您一下?
    我的QQ:576752187,邮箱:billc_st@163.com
    期待有机会与地学前辈和牛人交流。

  2. @Ke:您对科学的热爱最是难得。很多东西我也不懂,但这一点都没关系,有时间就找资料考证,没时间就先把问题记在心里,日常阅读和实践经历会让这些问题的答案渐渐清晰,但这需要时间。科学我觉得说简单也简单1.做个有心人;2.大胆假设,小心求证。另千万别冠上“前辈”和“牛人”的称呼,直呼名字才是科学精神:)希望我们一起努力和进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