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记

西溪湿地:大隐隐于市

图1 森林,地球之肺;湿地,地球之肾。不要让人类的眼泪,成为地球上最后一滴水。多么感人的语句,也正是看到这句话,我觉得自己有责任做一名环保主义者。这时,我发现很多环保者一开始并不都是有意识地去环保,而是不忍心看到这般夕阳般的景色被破坏。芦苇是湿地的守望者,有芦苇的地方水一定清澈见底。

肾,水藏也(《说文》)。藏水之处方有湿地,湿地-地球的肾。离别杭州2年,一直想念杭州的山水。北方大漠,无法寄情山水,感觉人的灵气也逐渐熄灭。于是,趁这次回杭州办护照的机会,我和mm顶着个中午的大太阳,沿着天目山路往西,骑车近半小时,只为一睹西溪湿地含羞的芳容,一解我心头的思念。

杭州几乎所有的博物馆都是免费开放的,而西溪湿地是周一免费开放,于是我们很幸运地进入了这个静悄悄得让人不忍高声的水乡。说他水乡一点不为过,它甚至比水乡更充满深度和广度,因为这里不仅仅是小桥流水,更有清清的微风为你洗去疲劳,美丽的花儿向你微笑,悠闲的鸟儿给你带来悦耳歌唱,触手可及的水果(桃子、梨子等)挂在路边则更像在挑战你的自觉性。湿地表面常年覆水,于是走几步就可以看到小木桥,小石桥,小长桥,这些小桥将水体连成一片。杭州有三西(西湖、西泠和西溪),西湖和西泠印社早已闻名天下,于是这些文明的地方每天游人如织,如何似西溪湿地这般休闲深寂,我甚赞湿地颇具”隐士”风范。

古语:小隐隐于山,大隐隐于市。

一名看破人生的隐士,与世无争,于是解甲归田,与山为乐,与水为舞,这是小隐,因为他怕自己在尘世抵挡不住迷惑,采取的是逃避的方法。有诗为证:” 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问君何能而,心远地自偏 “(《饮酒》 东晋·陶潜)

大隐之士,真正看破红尘的隐士,就算居住在喧闹的城市里,也能和自己高尚的灵魂对话思考,过着他自己的生活,这叫出淤泥而不懒,是种更高的境界。梅妻鹤子林和靖就是这样的人,他隐居杭州孤山,不娶无子,而植梅放鹤,留下了”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的千古绝唱。

西溪湿地,就是西子湖畔大隐隐于市的典范。

图2 去西湖边你是不能很容易找到传说中的那种诗情画意,因为那里人太多了,东西太现代了。西溪湿地却不同,这里所有的建筑尽显古朴和自然,与这里的生态系统完美地融合在一起。这种自然就是一种境界,超凡脱俗,不与世事同流合污的境界。这木桥对面是小竹夹道,你无需知道这条小道到底通往何方,因为这里到处都是景,都是情,到处都是诗歌。

湿地最让我叫绝的是她那古朴的衣裳,在这里你看不到的一切都是那么自然,无论是头上的路灯,还是脚下的路,无论是路边的垃圾桶,无论是远处的亭台楼榭,置身此间,你感受到的只有古朴和典雅。这远比西湖边贴瓷砖的楼房,喷上油漆的垃圾桶返璞归真的多。我笑道:这里绝对是拍摄古代小女子对镜梳妆,小后生缠缠绵绵,两情朝朝暮暮的的好地方。

图3 西溪湿地里建筑不多,但走着走着,突然跳出一座老房子,会让人感到很温馨。为什么?因为这座小木楼能避开了庸俗的世界,回归了大自然。居住在这个小木屋,可以面对绿水蓝天,看日升日落,闲散时和鸟兽为伍,日落后静思人生,马达声不再扰,蛙声听取一片。我羡慕这种生活,也仿佛看到了我的生活,万物皈依于自然的生活。

这是的湿地是那么幽静,我们沿着曲折的小径走了好久,没见到别人,我这时才发现下午出来是多么明智,试想,要是在这种小路上拥挤着听一群大嗓门大谈股票房价,心情如何会好。走累了,眼睛看累了,随处都可以坐下歇息。环视四周,小屋子两侧种满了果树,娇艳的美人蕉正盛开,青石板路的间隙里,青青的小草探出脑袋,没有熙熙攘攘的人群,偶尔传来噗噗噗的飞鸟扑打声,这不就是陶渊明羡慕的生活吗?mm开心,啃个大苹果先,来一张茄子。

图4 香港也有个湿地公园,这张照片是我在首都博物馆举行的香港回归10周年展拍摄的,似乎也不赖,要有机会我肯定去。新疆博斯腾湖也有湿地,它是最大的内陆淡水湖,那里的水干净透亮,空气清新。可惜我上次去新疆库尔勒出差时,虽然距离博斯滕那么近可就是没有机会去,留下了深深的遗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