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钱与美德:杨振宁的回国与饶毅的科学队长

亚当一号的座右铭是“成功”。亚当二号的座右铭是“爱,拯救和回报”。它们依照不同的逻辑运作。外在逻辑是经济学的逻辑方式:投入产出模式和风险回报模式。我们内在的本质是一种道德上的逻辑,你不得不用你的付出去获得。我们碰巧生活在一个支持亚当一号的社会中,并且经常会忽视亚当二号。——TED “活在你的简历还是悼词里”

这两天,杨振宁放弃美国国籍,从中国科学院外籍院士变成了中国科学院院士。很多人对杨表示不屑,说他只为回国养老,用最后的时光到国内圈钱,指责他“爱国晚矣”

昨天,无意中打开了饶毅等为少年儿童做的科学音频节目——科学队长,发现是收费的,比书的价格高。我有些不平,一是觉得收费太高了,科普在于普及,没必要高定价;二是饶毅似乎被融资的资本裹挟,利用身望为资本家打工。一定会有人觉得这没什么,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用资本来推动项目,才能落地并带来效率和社会利益。

但这让我有些困惑:社会需要交换,但难道一定要用钱?知识变现,难道只能通过这种收费模式?

这两位都是知识分子,他们所遇到的问题,都折射出未来中国的发展趋势:金钱将取代道德。

每个社会模式都有它的游戏规则,资本主义的游戏规则就是资本至上,它的目标是赚钱。美国的学校为什么要把社区服务作为一项考核,我想,也许是在培养资本主义失去的美德——利他的美德。但听说,学生参加社区服务也只是为了拿学分,并不能真正培养出美德,因为社会已没有这样的土壤/思想/风气。所以资本主义不依赖道德,依赖的是钱+法律。

《自私的基因》告诉我们,基因本身是自私的。可为什么人类会有利他行为?《美德的起源》一书里提到:”真正的善举是用来支付自身道德情感的费用,这些情感同样也非常宝贵,因为它们会在将来的某些时候为你打开方便之门。“也就是说,美德其实也是自私的,为了让自己高兴,也为了将来的利益。

美德的交换和金钱的交换有何不同?一个着眼于将来,一个着眼于现在。一个借助于好的行为,一个借助于可数的金钱。

美德虽然也是一种交换的媒介,但它至少当前是善的,当它存在时,就能引导大家从善如流,效仿美德的行为。当美德被金钱代替时,大家当前能做的,就是赚钱,而赚钱的美德就是赚钱之后再捐钱。一个是当下行善,一个则把善寄托于明日。心理学说:明日使人类乐观,其实是个陷阱。比如,今天我先抽根烟,明天我开始戒烟;或认为明天会比今天有更多的空闲时间。乐观给了我们借口,让我们在今天放纵自己。

一种行为必然驱逐另一种行为,赚钱的行为必然会驱使行善的行为。行为会改变思想,所以一种思想必然驱逐另一种思想,人的善心必然会被金钱冲淡。

都说见义勇为的事少了,因为社会缺少这种榜样和发育的土壤了。这是资本主义的必然结果。

可以设想,长此以往,未来不再会有美德。即便有人真心行善,大家也不会理解,会认为背后必有不可告人的经济利益。杨振宁回国,不就是遭遇了这种猜测吗?实际上,一个人尚且都很难认识自己,更何况是他人。

社会主义的构架基础原是美德的交换,规则是社会至上,只要人人为社会无私服务,每个人都会得到幸福。但社会主义的道路更艰难,因为它要改造的是人的自私的思想。可惜,当前我们的社会是扭曲的,是封建主义思想+资本主义经济模式+社会主义外衣,结果是标榜社会主义的官僚资本主义,依赖的是钱+命令。官商勾结就是最好的例子。

失去了美德,人类就会变成充满欲望的无头苍蝇,并以为发展和效率就是好的。但发展、效率是中性词,它们不代表好和坏,因此不是我们追求的终点。终点叫幸福,但何谓美幸福?虽人人不同,但每人有义务去认知自己并去追寻。

金钱交换的游戏规则太没有人情味了,可惜这是大潮,也是趋势,必将吞噬我们每个人。

社会需要交换,但不一定是用钱,可以用美德、互助、合作、分享来交换。这也是我理想中的乌托邦。他会破灭吗?我不知道。

金钱与美德:杨振宁的回国与饶毅的科学队长》上有2条评论

    • 永远,最好。好吧。其他可能的途径被你一棍打死了。商业未必是最好的,因为商业的目的是让对方满意而达成交易,商业科普的可能后果是作者有意讨好读者,这种做法是否可以真正达到科学普及的效果(假如终极目标是提高科学思维)?有待商榷。好比商业造就了很多垃圾食品,垃圾食品满足了口腹之欲,但垃圾食品是否有利于健康呢?好或不好,属于价值观的判断,说一个东西、一种途径好或不好,就好比说一把刀子好或不好一样荒谬。我们为什么不多考虑其他途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