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花山(房山)的春天

关于时间的问题很可能是哲学的根本问题。——别尔嘉耶夫(俄罗斯)

心灵中存在一种必然的规则,使得时间、空间和对象成为我们的方式。——康德(德国)

_DSC3806

上周末近中午,见空气很好,尚有半天时间,就起了出行意念,来到房山的百花山。没想到,山顶寒冷,不过三四摄氏度,刮大风,偶尔还飘雪。不过,山腰上的很多桃树、落叶松、迎红杜鹃,已经在迎接春天了。

此行让我认识到,我们应该怎么去定义一个词。比如:春天。当你认为春天是三四月份的时候,那只是你对生活经验的总结。你以为北京马上要入夏了,此时来到百花山,却发现这里才刚开始进入春天。六七月,山下酷热难忍之时,山顶却百花争艳,才是百花山真正的春天。

春天,虽然是关于时间的概念,但如果要定义,就不能用时间去约束它。也就是说,定义应该脱离时间和空间。否则,生活在不同地点、不同时间的人,就会觉得这个定义只合乎一部分人的经验而不合乎他们的经验,那这个定义就不是好的定义。因为它还不够本质。比如北半球的春季在南半球就是秋季。为了克服弊端,气候学定义的春季是:以5天平均气温为标准,冬季以后五天平均气温稳定通过10℃时开始进入春季,当温度高于22℃时意味着春季的结束夏季的开始。但这也有问题,南北极或更冷的地方是不是就没有春季了?

康德把真理和经验作了区分,他在《逻辑学讲义》里说:根据知识客观的起源,或者是理性的,或者是经验的;根据其主观的起源,或者是理性的,或者是历史的。其中历史的同义词我的理解是时空,时间是区别理性和经验的重要因素之一。

康德在《形而上学导论》里也明确表示:形而上是从理性得来的全部知识,完全是从概念出发,既不借助于经验,也不借助于空间和时间等直观。形而下不是从理性,而是从理智和感性得来的知识,这种知识既要借助于经验,也要借助于空间和时间等直观。这里,康德对获取知识的途径作了阶段划分,它认为我们的全部知识都是从感觉开始,经过理智,最后达到理性。

感觉的意思是感官获得的某种触动,它经常说不出来,比如我们看到美丽的风景,觉得很美,然后就没了。理智的意思是是借助于经验、空间和时间,能具体所指的某种东西,比如摄影师就可以知道自己为什么觉得一个东西美,从而用镜头表现出这种美。而理性是形而上,不借助于时间和空间的,就好像我在云蒙山的相册里讨论审美的意义一样,说的话看起来很空洞和奇怪。

但我们人类不可能总是在理性的基础上讨论,因为绝大多数人都处于感性和理智阶段,所以绝大多数人都在具体的现实生活中讨论具体的事情。也就是说,一回到现实生活中,定义的使用就会受时空的限制,而且通常要在时空的基础上讨论,才能使讨论继续下去。康德说,心灵中存在一种必然的规则,使得时间、空间和对象成为我们的方式。这说明,时间在制约着整个人类。之所以要重视时间,也许是因为哲学的目的之一:让人类更加合理地生活,更加合理地行为。如果脱离经验,大多数人似乎就不知道怎么去生活和行动了。

回到百花山,什么是春天。春天是四季色彩最鲜艳的时候?但秋天也色彩鲜艳呀!春天,可能是一种沉睡许久后产生的欲望,但是,这是一种什么欲望?是生命萌发的欲望,是变化的欲望,是吸引的欲望,还是其他什么欲望。而且,欲望只是对动植物而言,石头、铅笔、火星在乎春天吗?

春天真是难定义。

老龙窝—百花山山脊 
从老龙窝一直绵延过来的山脊是北京海拔最高、最平坦的一条徒步路线,我愿意将它称为北京屋脊。

迎红杜鹃
半山腰的迎红杜鹃和隐约的绿色定义了这里的初春。

 积雪的小五台
积雪的山峰,一开始误以为是东灵山,但东灵的高度和百花山相差不多,而此山显然更加雄伟,此乃太行之巅——小五台。

 百花山上看北京湾
天气通透的时候,可见北京平原上密密麻麻的人类建筑,距离约40km。我看见了中央电视塔。再远端是北京平原东面——密云和平谷的山脉,距离大于100km。

 白桦林
白桦林是北京高山的标志。

 花月
花和月都代表了美好的事物,美好的春天有它们,真好。

花山
山窝里有一片树林是金色的,特别神奇的色彩,这是什么树呢?希望来年能专门到山窝里看一看。

百花山下的村庄
光是感性的,透过云层的光,选择性地照亮了山沟。

_DSC3857
百花山顶峰有一座显光寺,这是北京海拔最高的寺庙。

北京的波密
没必要去外地寻找春天,北京的春天也令人称奇。给黄土铺上绿草,就是传说中的波密。

  更多照片见豆瓣相册《北京百花山

百花山(房山)的春天》上有2条评论

  1. 去年查砧子山,发现博主文章,写的真不错,随手收藏了。今日无事清理收藏夹,发现与博主同居一城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