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物

东黄城根遗址公园之春

明清的北京城,主要分成四部分:紫禁城、皇城、内城、外城。

  • 紫禁城是皇帝寝居、大臣上朝的地方,东西南北对应设有东华门、西华门、午门、玄武门(神武门)。宫殿四周是厚厚的高墙和宽阔的筒子河。紫禁城的格局是按照古代中国所理解的“天宫”来设计的,名字中的“紫”来自于紫微星(北极星),表示中心的意思,显示了帝王尊贵的地位。“禁”字则有神圣不可侵犯的味道。
  • 皇城方方正正地环绕在紫禁城外,东西南北设有东安门、西安门、天安门、地安门。皇城是皇帝和皇亲国戚的地盘,比如多尔衮的王府就位于紫禁城的东侧,南河沿的西侧,也就是现在的普度寺。景山、北海(中南海)那个时候是不允许老百姓擅入的,而颐和园、圆明园、玉泉山、香山是皇家园林,也不向寻常百姓开放。因此,以前的老百姓要去踏青,一般会选择去什刹海或陶然亭,虽然什刹海那个时候很脏且臭,是排放垃圾的场所,而陶然亭附近尽是高高的坟头。

  • 内城的位置相当于如今的二环,东西南北设有东直门、朝阳门,西直门、阜成门,正阳门、崇文门、宣武门,德胜门、安定门等9个门。“九门提督”就主要负责这九个门,保卫京城的安全。这九个门,大多数在北京发展交通时被拆掉了。据说拆掉它们的其中部分原因是,在城墙下修建地铁不需要重新安置居民,省去很多麻烦。现在想想,北京又从省中得到了什么?除了仅存的正阳门(前门)城楼和箭楼、德胜门箭楼和东南角城墙可供游人借景抒情外,我们只能从一连串听着即熟悉又陌生的公交站名中,想象这些已经消逝的风采。
  • 清朝初期,北京的内城只允许满族或蒙古族居住,汉族人只能住在外城。像满清将领僧格林沁,就可以住在内城地安门的北侧。而清代大才子纪晓岚,虽然名声显赫,深受重用,但因为是汉族人,也只能住在外城。可能为了上下班方便,纪晓岚的家(现纪晓岚故居)步行到紫禁城也不是很远。因此,位于外城的宣武区,到处是来自五湖四海的汉族会馆,以及名人故居。 外城南面的左安门、右安门,东面的广渠门,西面的广安门早已轰然倒下。永定门因为恰好位于北京城的南北中轴线上,于2004年复建。新京报的《古都城门》是这样评价重建后的永定门:重建让怀念更加刻骨铭心。

如今,象征等级的分割线——环绕皇城的城墙早已被拆除,“皇城根”也莫名其妙地改名为“黄城根”。不过,值得庆幸的是,在东黄城根北部,人们根据地下残存的明城墙地基,在地上复建了一段刷上红漆的古城墙,并沿着当年老城墙的位置,修建成了东黄城根遗址公园。这个公园,曾被评为北京最好的公园之一。

下面这些巧妙的植物邻居,就居住在这段等级的分割线上。(感谢among和马二对物种的指点)

【图】白玉兰的花芽

2010年3月31日的白玉兰还被毛茸茸的芽壳包围着。

【图】白玉兰盛开

2010年4月14日的白玉兰突破芽壳的包围,白玉般亭亭玉立。

【图】白丁香的花芽

2010年3月31日,白丁香刚长出嫩芽不久。

【图】白丁香的花蕾

2010年4月14日,白丁香含苞欲放,我迫不及待地想知道它和紫丁香的区别。

【图】榆叶梅的花芽

2010年3月30日的榆叶梅。

【图】蔷薇科桃属榆叶梅

2010年4月14日的榆叶梅。

【图】山茱萸的花芽

2010年3月31日的山茱萸(山茱萸科山茱萸属),花还有些羞涩。

【图】山茱萸的花

2010年4月14日的山茱萸,花开得非常大胆,不做对比,想不到展开的花序会这么大。

【图】萱草的芽儿

2010年3月30日的萱草,刚从土里钻出来不久。

【图】萱草长大

春风一吹,就蹭蹭蹭地长,长势喜人。(2010年4月12日)

【图】李的花芽

2010年3月30日的李,刚有新芽。

【图】李花

2010年4月12日,李花马上要全面开放。

【图】白玉兰—垂柳—中法大学

白玉兰,垂柳,和中法大学高高的身影。

【图】故宫外的柳树

东黄城根遗址公园在故宫的东侧,这是故宫东北角楼外的几株柳树,树下有一对新人正在外拍。

【图】垂柳和蓝天

嫩绿,蓝,白,这三种颜色的组合,一年之中在北京露面的机会不多。

【图】白丁香的花芽

白丁香属于木犀科,木犀科的植物都很长寿。

【图】紫丁香的花芽

【图】紫丁香的花芽

2010年4月14日,紫丁香。

【图】紫丁香开花

2010年4月14日,有的紫丁香已经抢先一步盛放。

【图】二月蓝1

【图】二月蓝2

【图】二月蓝3

上周六在北京西山,我遍寻二月蓝,却不见它们的身影。没想到,不经意间,发现它们已经在了,在公园的一处墙边,闪烁着幽淡的蓝光。

【图】榆叶梅1

【图】榆叶梅2

【图】榆叶梅3

【图】榆叶梅4

榆叶梅是蔷薇科桃属,桃属的特点是一芽多花,花萼是尖的。

【图】单瓣榆叶梅1

  【图】单瓣榆叶梅2

【图】单瓣榆叶梅3

【图】单瓣榆叶梅4

单瓣榆叶梅。

【图】李花1

【图】李花2

【图】李花3

【图】李花4

【图】蔷薇科李属李5

【图】李花6

李是蔷薇科李属,一芽多花,簇生,有花梗,花托呈三角形。

【图】杏梅1

【图】杏梅2

【图】杏梅3

【图】杏梅4

【图】杏梅5

【图】杏梅6

杏梅是蔷薇科杏属,单芽单花,有短花梗,花萼是圆的。

【图】白玉兰1

【图】白玉兰2

【图】白玉兰3

白玉兰。

【图】银杏的叶芽1

【图】银杏的叶芽2

发芽的银杏。

【图】金银木

金银木的新叶。

【图】木犀科梣属白蜡

白蜡开花。

【图】红瑞木

红瑞木的嫩芽里包裹着花芽。

【图】油松

油松长长的雄蕊和球状雌蕊。

【图】月季

月季的叶芽儿。

 【图】早开堇菜1

【图】早开堇菜2

路边的早开堇菜,虽然植株很小,但是花开得很大,鲜艳的紫色一下子吸引了我的视线(2010年4月16日)

【图】樱花1

【图】樱花2

【图】樱花3

一芽多花,是樱属的吗?

这种白色的小花不知是什么。

15 thoughts on “东黄城根遗址公园之春”

  1. 图片很多啊,很有观赏性,感觉你适合拍特写
    ~~~~~
    前几天才发现你们的大自然笔记,原来悄悄搞起了多人博客 😉 不错

  2. 传说谁找到五瓣丁香谁就会找到幸福,那株早开的紫丁香上恰有一朵五瓣。

  3. 木本开白色花,蔷薇科的,树上牌子写的是:“杏”不是“李”;“单瓣榆叶梅”牌子是“山桃花”
    当然我不专业哈也没准儿牌子错了?

    1. @吡伽朵迩:你是在哪里看到的这些牌子?我拍摄的这几株,都没有注意到它们有牌子。杏书是单芽单花,李属是一芽多花,你可以把你拍到的照片传到网上,一起辨认下。

      1. 如果您这照片照的是民盟中央门口的,就是“杏”的牌子,蔷薇科的树我认不清所以特意仔细看了看

        ^_^

        1. @吡伽朵迩:民盟中央那里景色若不错,改天我也去看看。我拍摄的是东黄城根最北的公园。

          1. 哪天天气好你来拍告诉我一声我就住这儿呵呵

  4. 您疑似樱花的具体是在哪里照的?一般可以看叶柄基处是否有两个腺点,很小的叶子就能看出来

  5. 空错,这组照片拍得太好了。在自然笔记看到的芽,这会儿都开了,呵呵。

  6. 无意中看到你的博客,无论于文于图还是于景于人都让我惊讶……!
    才发现原来之前几次北京之行只是庸俗的走马观花!
    下次来,别跑掉

    1. @starnew:大牛,要是你开着车子来北京,我带你去好玩的地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