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竹院:大雪压倒了柳树

紫竹院雪景

我觉得北京的四季之中,要数冬季最不好玩。因为这个时候去京郊的山野,除了傲立在寒风中的青松古柏外,几乎见不到任何绿色。相比于四季不是很分明的南方,来自南方的我自然不是很习惯:北方冬天的颜色太单调、景色太枯燥了。更让人不爽的是,北京的冬季是最长的,平均达到了134天;而一年中最舒适的季节——秋季,却只有短短的48天。一不小心,秋天便匆匆地从指缝中溜走,一旦错过就要郁闷地等待一年。怪谁呢?只能怪寒冷的西伯利亚高原距离北京太近了些。

秋天的植物是充满智慧的,在冬天来临之前,他们会落叶。这是适应自然选择的结果,因为冬季干燥,把叶子抖掉可以减少水分的蒸发,免得天干地燥时缺水而渴死,何况冬天这么长,而春天的雨水这么珍贵——春雨贵如油嘛。

不过,树木落叶还有另一个重要的原因:防止被大雪压倒、整垮!

2008年年初中国南部的低温雨雪冰冻灾害让无数电网瘫痪,因为当冻雨附在输电铁塔和输电线路上结冰时,重量可以达到原重的6倍,再加上大风的摧残,电线迎风起舞,很容易因负载超标而折断。这就像背着登山包的人很容易闪到腰,折到脚。显然,如果枝繁叶茂的大树遭遇一场大雪,其后果是严重的,整个树干可能会因附着在树叶上雪的重力而裂成两半。因此,在大雪来临之前,尽可能的减少身上的附着物——树叶,也是植物的生存智慧。

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雪今日降临了北京城。这场雪,不单很多北京人,北京的很多树也没有料到。一些还没开始落叶的老树这次算倒霉透顶了,紫竹院的柳树就是受害者。

紫竹院除了拥有北京最多的竹子(尽管都是从南方迁来的)外,柳树的规模也不可小视。当院子里的银杏、白蜡、槐树、槭树纷纷变红、变秃的时候,柳树依然枝叶繁茂,遮天蔽日,它们丝毫没有对这场近20cm厚的大雪做好准备。

诗经中有一句“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来比喻出征前对故乡、亲人的深刻思念。但如果杨柳依依配上雨雪霏霏,绝不是件好事。杨柳的千丝万绦恰好给雨夹雪提供了必要的附着物,雪水沿着柳丝自上而下地流淌、凝固,就像去年在冰冻灾害倒塌的电线一样,顿时,柳枝折断的折断,倒下的倒下。院子里的工作人员整个下午都在广播:站在树下是危险的,请尽快找最近的出口离开院子。结果却是,来的游人越来越多,大家都出来遛雪景、摄影了。经观察,我发现倒下的,几乎全是柳树的枝条。

有资料说,北京最古老的树有5种:柏树、银杏、国槐、白皮松、青檀,其中又以银杏、侧柏为最多,其次是国槐。看着这些倒下的柳树,我似乎明白了为什么柳树不能像这些古树一样长寿,我开始有点觉得他们长在北方本身就是个错误,所谓“残枝败柳”还是有点道理的。

紫竹院-被大雪压倒的柳树

紫竹院-被大雪压倒的柳树

紫竹院-被大雪压倒的柳树

紫竹院-被大雪压倒的柳树

紫竹院-被大雪压倒的柳树

紫竹院-被大雪压倒的柳树

紫竹院-被大雪压倒的柳树

紫竹院-被大雪压倒的柳树

紫竹院-被大雪压倒的柳树

紫竹院-被大雪压倒的柳树

紫竹院-被大雪压倒的柳树

紫竹院-被大雪压倒的柳树

紫竹院-被大雪压倒的柳树

紫竹院:大雪压倒了柳树》上有1条评论

  1. 真是想不透你到底是学文的还是学理的呢?怎么都很拿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