灾害

纪念汶川地震一周年

没有哪一次巨大的历史灾难不是以历史的进步为补偿的。——恩格斯

地震预报发展论坛

为纪念5.12汶川地震一周年,推动地震预报事业发展,地震预报发展论坛于5月10日上午(周日)开幕,在为汶川地震的遇难者默哀3分钟后,石耀霖、滕吉文、许厚泽院士和闻学泽先生分别作了学术报告。

我对地震预报没有研究,在有限的一个上午时间内,就只能稀稀拉拉做些笔记,想写点东西但又不能系统成文。到网上查找相关资料,除了会议通知,无它。无奈只能分享几句报告的摘要:

石耀霖院士:标题忘了,他就先前的地震研究进行了不少反思、反问

  • 我多年的切身体会是,仅凭曲线的变化能预测地震吗?
  • 我们是否观测到了数值预报最关键的物理量?
  • 通过人工手段释放地震能量能控制大地震吗?
  • 必须从三维角度观测地形变。

滕吉文院士:汶川—映秀8.0级大地震的孕育、发生、发展与壳、幔的特异构造活动和深层过程

  • GPS测量的是浅表过程,根据GPS资料得出的结论是:龙门山不可能发生大地震。但是汶川地震告诉我们,必须要研究深层过程。
  • 在四川盆地内小药量爆破即可获得较好的波场,而松潘—甘孜地块需要大药量才能获得好的波场。这说明四川盆地的岩石“硬”,而松潘—甘孜地块的岩石“软”。
  • 龙门山地区20±5公里的地下存在低速层。
  • 龙门山3条断裂最终汇聚的大断裂,才是真正的发震断裂,位于地下15±5公里。

许厚泽院士:“地震大地测量”

不同学科之间进行交叉是学科创新的一条出路。许厚泽院士主要做大地测量研究,早期也曾做过地震研究,因此他的报告是大地测量和地震学的交叉,讲得很精彩。报告主要包括3方面内容。

  • GPS用于震源破裂模型的反演。建议在地震重点监测区布设连续高频GPS观测网。
  • 质量迁移的检测:重力技术的集成。建议推动重力卫星研究。
  • 大地震前的扰动:台风触发。建议关注震前扰动信号(倾斜仪、重力仪、数字地震仪)。

闻学泽:汶川地震发生的地震活动特点与地壳形变

  • 龙门山地区的历史地震记录为1100~1700年左右。汶川地震是最大的一次,往年连一个7级以上的地震都没有。
  • 龙门山南段存在地震空白区。
  • 巴颜喀拉地块的应变具有加速过程。

地震预报发展论坛

图 “地震预报发展论坛”会议现场

科学家,请大胆直言

这一期的《科学新闻》杂志免费放出了专辑:地震预报真相。(请点击这里下载)

杂志做得很好,谈到地震预报的很多方面,虽然大多数文章非专业人士撰写,但记者还是采访了很多地震预报领域的专家,通过他们的口述传播科学。当然最好的科学传播是第一线的科学家自己写,但是现在还做不到。

汶川地震告诉我们科普有多重要:如果科学不传播,那么非主流观点,伪科学观点就会乘机占领舆论主导。举国同悲日,却是群魔乱舞时(新语丝语)。媒体也存在很多很多的不足,杂志也坦然承认“造成这一现状,首罪在媒体”。

引用其中的三段话:

在中国的大众视野中,科学家的身影出现得太少了。中国的科学家群体并未被赋予科普的功能,或者说,只有被动科普的功能,而缺乏主动的科普,因为跟与同行谈论相比,与媒体和大众的交流显得如此困难而又危险。

懒于主动说话的恶果,在地震之后表现得淋漓尽致。由于“民间科学家”们在地震之后大量发布“研究成果”,一下子把主流科学家推到了民族情绪谴责的风尖浪口。在那一刹那间,似乎所有反对地震预ce的科学家都变成了非主流,而所有真正的“预测大师”们都流落到了民间。(来源)

与此同时,中国相关科研部门、相关研究领域的主流科学家,在这个问题上很少给出澄清,对当前情况下地震能否准确预报给出科学解释。(来源

“地震预报专家”任振球甚至坦言:我最担心的是可以让方舟子到中央2台上去讲“你相信地震可预报本身就是伪科学”。后来,我们主张能报地震的人都被封杀,我说这种做法是严重错误。

任振球还说了件很好玩的事:1997年伽师地震实际上是我(任振球)和李均之两个人报的,黄相宁没参加,到外地去了。我起草的预报意见,把李均之放前面,李均之非要把我放前面,最后就把黄相宁 放在了前面,结果好像就成了他预报对的了。这么漂亮的工作,一辈子都报不了几个的。【注:现阶段地震可能准确预报吗?】

从这些生动鲜活的对话中,我们可以看出非主流学派心理上的恐惧和不安,他们害怕别人说他是伪科学,他们害怕方舟子。关于更多的内容可以下载后慢慢看,下面是文章标题:

(上篇) 地震科研江湖

  • 地震学界的两个阵营
  • 地震预报的科学争议
  • 海城地震预报:难以传承的“经验”
  • 一次笔记引发的“青龙奇迹”
  • 地震科研“消费”
  • 美丽家园

(中篇) 告别民科思维

  • “国宝”耿庆国
  • 李均之的地震预报鸟
  • 任振球:我不是地震业余爱好者
  • 地震“预ce术”真相
  • 孙士鋐:曾经的首席预报员
  • 翁文波和他的“天灾预测委员会”
  • 地震“预报”学术评价
  • “预报”何来?

(下篇) 未尽的求索

  • 一篇不该被忽视的论文
  • 大坝诱发地震的再思考
  • 中国地震预警之路
  • 目睹灾后修复与重建
  • 重建规划角力
  • 抗震设防重几许
  • 假如地震袭来

科学新闻-地震预报真相-电子杂志下载

新语丝地震方面的文章下载

我还搜集了一些新语丝上关于地震和地震预报的部分文章及讨论,有兴趣者可以打包下载回去研究(点击这里下载)。下面是压缩包内的文章标题:

  • Alexander – 读《李四光牵动的思绪:地震到底能不能预报?》的一点感想
  • Amsel – 汶川地震“前兆”与“预报”汇总
  • Amsel – “地震预ce术”新动态:“远距离地电法”登上《中国科学D辑》
  • Amsel – 《自然》杂志7月10日论文是地震预报的重要进展吗?–兼谈利用地应力预报地震
  • Amsel – 中国地震预ce术之“引潮力法”–天文因素预报不了地震
  • Amsel – 中国地震预ce术排名
  • Amsel – 地震局的虚报率
  • Amsel – 地震局预报地震不能“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
  • Amsel – 地震预报项目的“首席科学家”许绍燮院士要靠“太阳黑子”报地震
  • Amsel – 孙士宏、高建国屡次散布谬论,地震局应当消除影响
  • Amsel – 官方纵容伪科学必将反受其患–祝贺中科院把“天地生人讲座”扫地出门
  • Amsel – 笑话又一桩:任振球命中地震局“短临地震预报二级标准”
  • Amsel -新华社对钮凤林关于地震前兆进展的采访值得表扬
  • Gabbro – 发现一个给民众传播伪科学的专家
  • Henry – 从晓朝《也谈紫坪铺水库与汶川大地震–与水博教授商榷》看中国打假之难
  • 地震局专家称宏观异常几乎天天发生 不一定是必震征兆
  • 寻正 – 向中国地震局问责:还科学地震学真面目
  • 嵇少丞 – 成都盆地里会发生地震吗?
  • 广东地震局长谈“专家不如蛤蟆” 坦承压力
  • 张功耀 – 谈谈地震预报问题
  • 张永琪 – 地震危险度排名打假 地震局不该沉默
  • 新华网 – 美国地震专家认为短期临震预报是世界性难题
  • 方舟子 – 动物究竟能不能预感地震?
  • 晓朝 – 也谈紫坪铺水库与汶川大地震–与水博教授商榷
  • 水博 – 为疯狂妖魔化水电的《南方周末》答疑解惑
  • 水博 – 也谈紫坪铺大坝与汶川地震的关系
  • 水博 – 关于汶川地震的某些争论答复网友
  • 水博 – 妖魔化水电,无知、偏见还是别有用心?
  • 水博 – 汶川大地震的发生有多大的人为的因素?
  • 水博 – 评《中国国家地理》的“汶川大地震:地下的奥秘”
  • 美国国家地理 – 世界科学家近1年前警告四川地震的危险
  • 苏乞儿 – 权威网站说震前动物有前兆
  • 袁建新 – 水电工程建设到底能诱发多大地震?
  • 西北风 – 地震预报工作的一些细节
  • 贾鹤鹏- 科学报道地震中的科学问题
  • 陈博 – 地震局和地震监测部门的功劳和贡献都是巨大的
  • 陶世龙 – “中国部分省级城市地震危险度排名”是在普及科学还是在添乱
  • 陶世龙 – 《中国国家地理》发布的《中国城市地震灾害危险度评价》报告被质疑
  • 陶世龙 – 两三百年内无大震是怎样来的?
  • 陶世龙 – 从刘宝珺院士遇上时评家郭松民看科学在中国的悲哀
  • 陶世龙 – 消解地震恐慌 仍在信息公开

此文以纪念5.12汶川大地震的逝者,愿逝者安息,在世者珍惜生命。

3 thoughts on “纪念汶川地震一周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