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

2006年世界杯回顾

当年看世界杯热血沸腾,恰好刚写博客,愤世嫉俗,一愣头青,现在看当初码的文字,真好玩。博客的乐趣不仅仅在此时,还在将来的回顾。

别上媒体的当(2006-06)

世界上这么多体育项目,偏偏足球的世界级比赛叫世界杯。经过人为的渲染和夸张后,世界杯俨然成了老大,全世界都在为世界杯疯狂,为了世界杯可以停播其它任何体育节目,为了看球赛可以和老婆吵架,不看球赛似乎就等于没品位,无论懂不懂球、踢不踢球的人,都要有意无意大发感慨,顺便讽刺一番中国队自娱自乐。这种疯狂是媒体炒起来了,媒体大多数扮演的是阴谋家的角色,因为他知道一句话说的响亮,说的次数够多,庸人就会把这句话当成真理。

你能否定超级女生的胜利是媒体的胜利吗?媒体说这是民主的胜利,什么屁话!民-人民,主-权利。换句话说,一切权利归于人民,这才是民主。如果自由地发短消息也算民主,那么在公共厕所小便更是天大的民主了,发消息还要买手机,花自己的钱,而小便用公家的,何况还不用花钱。超级女生真实的目的是通过Pk的方式诱导没有大脑的庸人大把大把给钱,背后的带头大哥不就叫天娱吗?天天娱乐也就算了,偏要堂而皇之地戴上民主的大旗,民主的胜利是要付出代价的,甚至是生命的代价。媒体是鼓吹的专家,是主导舆论的专家,大肆渲染和鼓吹是媒体混淆我们正常思维的一种惯用手段。没有清醒的大脑,就很难在这种环境下保持自己的独立思想。

现在的世界杯缺少英雄,没有涌现出像球王贝利,皇帝贝肯鲍尔,天才马拉多纳,荷兰三剑客,米拉大叔这样享誉全球的英雄人物了。原因就在于社会的多元化,媒体出自各种各样的目的有意的混淆和夸张,总是有那么多优秀的球员享受各种各样的荣誉,这些荣誉每个看起来都是那么重要和不相上下,以至于我们分不清楚到底谁是真正的No.1了。不单单足球这个领域,其他领域也缺少扛大旗的领军人物。所以,现在看起来牛皮哄哄的人,经过50年,100 年后,大多数还将被彻底遗忘,因为他们都是炒作出来的被娱乐的人,对于社会的进步,人类的进步没有贡献。

中国足球队是最好的陪练(2006-06)

中国足球队是最好的陪练,陪人家练理论上是人家给钱,中国队却喜欢特立独行给人家钱。这种倒贴的事体现了我们的求贤若渴和坚持不懈的追求精神,但总让人很没面子。面子不是别人给的,是自己给自己的。我想我和大多数人一样捉摸不透足球管理层的心态,神奇有个性的教练米卢带我们进了世界杯,他们认为这是水到渠成的事,换个教练我丫还是进,于是世界杯过了场子后炒了米卢,佩了个便宜的听话的无名小卒阿里·汉,竟然连预选赛都进不了。昨天(06年6月4日)中国男足作了欧洲小国瑞士的陪练,1:4惨败,评论员很高兴地说突破了遇欧不进球的历史。这是我们的悲哀,从人数上作比较,我们100个人比不过1个瑞士人。偌大一个国家,看着日韩渐行渐远,我们远远地落后了。我们整个民族的心态、思维方式、行为、习惯是有大问题的,这不是技术和资金上的问题,和许许多多的中国问题一样,我们所有国民包括我自己都要反思一下,如果换作我踢球,会不会同样成为那些纸上谈兵道其是非的评论员口中的骂点。抱怨是没有出息的,咒骂更是没有出息!不要以为咒骂讽刺了中国足球,就表示你热爱关心中国的足球。

看乌克兰队的惨败(2006-06)

一个球队的优劣有内外因,天时地利是外因,球员的个人技术是内因,但能否充分发挥则要看态度,求胜的激情和不服输的意志很重要。昨晚的乌克兰人被西班牙人羞辱了一番,他们行动迟缓,因为气候炎热又抢不到足球,到最后竟毫无进取心,不耻最后的心态让整场比赛毫无悬念可言,任人宰割的狼狈相可以引得谁都想和他们过招。有网友用“进攻基本靠走,传球基本靠瞅,停球基本靠手,过人基本靠吼,防守基本靠搂,射门基本没有,吓的门将直抖”来描述乌克兰的态度。

态度决定一切,米卢的高明之处就在于让球员发挥出了应有的水平,但中国球员最大的毛病就是缺少正常心态和职业素质,未战先怯,一旦失球时常场面失控,全然没有鱼死网破和苦战到底的勇气。唯一让我印象深刻的例外是2001世界杯亚洲区预选赛和卡塔尔一战,李伟峰在最后几分钟头球敲破对方大门,取得至关重要的一分,那一次我和同学刚好在天目山野外实习,我也头一次扯着嗓门大喊“李伟峰,我爱你”。可惜后来的比赛,再也没有出现那种绝处逢生的快感了。其实中国和韩国的个人技术差不多,但韩国人的团结、顽强和誓死不服输的精神铸就了他们能在世界杯上走得更远,他们是11个人的足球队,而我们是足球队的11个人。

中国的足球水平不高还与足球评论员有关,看了这么多球赛,又能从那些评论员嘴里得到多少足球专业知识,只不过他们多记住了几个名字,而且他们嘴里骂人却不能骂出声来。因此,要提高球队水平,更要提高评论员水平,让球迷骂的开心,骂得放心,骂得有理,而不只是从表面上作一番肤浅的狂轰乱炸!

足球评论员的臭(2006-06)

最近猛然发现原来中国足球队的臭和足球评论员的臭相当得有关系。他们的讲解水平实在让我不敢恭维,不就能看懂越位、进球、乌龙,角球,任意球、点球吗?不就那么几个词语吗?作为足球节目的专业评论员,怎么样也该专业知识和自己的独到见解吧,否则有什么资格评论一场球赛?怎么带动大众理解真正的足球?我就很奇怪他们难道就不能有点专业精神吗?没有踢过球不怪他们,但是总该虚心想想怎么样更好地解说吧!他们世界各地到处免费旅游,做所谓的跟踪报道,却不能给我们带来真正的激情评论,依靠着老掉牙的段子,念几个人名,道几段历史,就把一场又一场的比赛糊弄过去了。于是一种奇怪的现象出现了,菜鸟评论员带领着菜鸟球迷,看菜鸟球队踢菜鸟球,气得球迷动不动就 “将***拖出去阉了,SB**,一帮猪!”一顿臭骂。在一片臭骂声中,球队越来越不自信,水平丝毫不见长,而那些混吃混喝的足球评论员则靠着那套陈词滥调和CCTV这棵摇钱树,以便糊弄着比赛一边暗暗发笑。球迷骂得越凶,他们就越容易掩盖自己的无知,就越容易混下去!他们实在很臭了,只不过因为球队的臭掩盖了他们的臭,该骂的是那些没有职业素质的足球评论员!

逝者往矣,强队不强(2006-06 )

科学研究表明,人类偏爱于美好的事物。无论是看电影还是看书,即使我们知道故事纯属虚构,还是偏爱于喜剧结局,悲剧结局让我们很不习惯,这种不适应甚至会影响情绪好长一段时间。因此,人们喜欢续写悲剧作品,直至变成我们习惯的喜剧。这种对美好事物的喜好情绪有时候在欣赏比赛中有所表现,容易丧失对实力的理性分析而产生幻想。比如我们总幻想中国队能在世界杯上创造奇迹,打败甚至逼平巴西,最后全都化为泡影。再如今晚阿根廷6比0大胜塞黑的比赛,上半场结束后,我仍希望塞黑下半场能大展神威,创造绝地反攻的奇迹。殊不知,实力摆在这里,面对强队,即使输一球也很难扳回,何况上半场就3比0了,但我们可能总是或多少存在那么些幻想和希望。同样,我们希望特立尼达和多巴哥能战平英格兰,可希望在最后还是破灭了,倒是日本被墨西哥练扳3球满足了我的希望(其实也是实力的真实表现)。比赛是很理性的较量,我们实在应该理性地分析具体情形,不要做无谓的幻想,幻想让人疯狂,让人失望。

如今我总算明白了什么是逝者往矣。先前总以为荷兰、法国、英国都是一流的球队,其实这些球队就是因为一两次的发光而获殊荣才进入强队的行列:荷兰三剑客带给观众太深刻的映像,法国98世界杯的夺冠,英国在冠军杯的出色表现,让我们对这些球队抱以美好的期望,继而每次都将它们列为一流的球队并期望他们能重现光芒。其实,这些球队整体实力是二流的,一支二流的球队,偶然发一次光总是可能的,就好像高考时超水平发挥一样普遍,但如果我们不作理性分析,就容易将一两次偶然当成了必然,就会过高估计这些二流球队。要知道,荷兰队从没得过世界冠军,法国也就一次,英国一次,真正的一流球队我认为是巴西,阿根廷和意大利,德国也是。

从齐达内的一顶说起(2006-07)

齐达内受不了家人被无赖的马特拉奇侮辱,用铁头哐啷一顶捍卫尊严,失去了不少民心,难道这只是冲动吗?这一顶又能说明什么?在联系了一些事情之后我才发现这才是一个实实在在、毫不虚伪的齐达内。

我们从小都有和人吵嘴的经历,吵嘴的时候说什么话最毒你知道吗?就是侮辱对方心里最最尊敬的人或最美好的形象。吵嘴本来是两个人的事,双方无论骂得多凶至少不会突然崩溃,但是一旦心中美好的形象被损坏,比如父母被人侮辱了,人们就很容易冲动,很容易崩溃,恨不得杀了对方,这是人类的一个心理。不管马特拉齐是否故意,看样子他深谙此道,骂人骂得得心应手。

另一件事,我们都知道秦朝的士兵作战时勇猛非常,金刚怒目,只取人头,有什么原因和动力吗?奥妙就在于秦国颁布的法律条文,为了提升士兵的战斗力,法律规定只要在战争中斩获敌人人头达到几个,家里人就可以免服劳役。原来驱动士兵杀敌的勇气主要来自于家庭。不是吗?电视中经常可以看到,一个不怕死的人,以死惧之是无效的,一旦拿他家庭作威胁,往往就会让他崩溃和投降。李敖在新书《红色十一》里面认为这种救实在的人于火海才是真正的共产主义。

由此可知,在齐达内心里,家庭是最美好的形象,母亲和他姐姐是他最尊敬的人。能够为自己心中的神圣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有错吗?有什么比维护尊者的形象更重要吗?要像一个懦夫一样坦然接受吗?即使被罚下场又算什么呢?国家利益还是球队利益,在那一刻,统统见鬼去了。什么爱国不爱国,大多是一不小心做了件事,某些人为了达到某种不可告人的目的,于是拥呼它为爱国义举,于是爱国就爱国吧,你忍心破坏人们美好的爱国者形象吗?难道要把真相告诉人们 “我本来没有想过什么爱国,就这么做了,没想到就成了爱国”。不是吗?爱国是空虚的,个人荣誉才是真的,齐达内如果忍受一下,平平安安下场,他就是民族英雄,就可以得到最高的礼遇,他下场后甚至可以骄傲地说“马特拉奇曾经几次侮辱我心目中最最尊敬的人,但是为了国家的利益,我没有发泄,现在,我将一次伟大的胜利献给我伟大的祖国和我的家人!”于是,齐达内摇身一变,从那个一头顶倒一个壮汉的罪人变成了民族英雄,从鲁莽、冲动、毫无爱国心的人变成了冷静、充满爱国主义情怀的人。这不是一件很诡异的事吗?齐达内还是那个齐达内,怎么一个举动就变成完全不同的两个人呢?

幸好,齐达内活得很真实,他不是圣人,但他放弃了自己的荣誉,维护了心中最美好神圣的形象,这种精神太难得可贵了。因此我顶!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