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

2006年6月的日记

2006年5月28日开始写博客。现在读起来,满纸荒唐言。因此我得出一个结论:博客令人成熟。

为什么写博客(2006-05-28)

社会缺少血性,不要怪某个人或某一群人,谁都都可以找到为自己开脱的理由。我们伟大的祖国正处在十字路口,社会风气也不是一两个能呐喊的人能改变的。但我相信精神/思想改革可以让我们恢复宁静和理性,改革开放不就是从思想改革开始的吗?只要千万人一起呐喊,唱出所有震撼动摇那些愚昧、落后、短视、冷漠根基的歌,国家才可能走上健康的轨道。在这个地方,我们只求自由地批判和表达我们内心深处的思想。有什么说什么,无需掩饰,太多掩饰会让我们缺少了一种叫独立(自我)和自由的东西,而它们恰恰是作为人最本质的追求。

以德报怨(2006-05-29)

一些小国地震,地震局每次都排遣救援队去救助,动不动就耗上百万的钱。可是去的效果怎么样,印尼那些官员一见到我们首先就问我们带了多少钱,我们送过去的救援物资,他们不要,比如烤鸭,他们就认为这些东西都是有问题的没法吃。但我们得到了什么,有几次救援只是救活了一条狗!这条狗就是全身镶满珍宝的,也就几百万吧。而且,这条狗不是正常的狗,就上来却发现是条疯狗,动不动就发狂犬病咬我们的同胞,太伤害感情了,每一次救援就是一针狂犬疫苗一样,希望对方不要发作,但打了之后还是继续咬。

中国正在逐渐丧失血性,狼一旦变成狗,野猪一旦变成猪,就只有被人家牵着走,任人宰割的份了。中国古人常说以德报怨来形容一个人的道德高尚,就是你打我一巴掌,我不还手,用仁慈的眼光和慷慨大方的仪表让对方感到难过、愧疚地直想自杀、忏悔。但事实呢,印尼忏悔了吗?印尼认错了吗?

我们常常对国外的人学会了宽容,对自己人却睚眦必报,这算什么以德报怨,以德报怨为什么有两个标准?当国内形势危机重重时,我们总是试图去充当救世祖,去拯救一条已经疯的狗。这不就是国民党抗战胜利后对投降的日本人卑躬屈膝的做法吗?孔子不赞成以德报怨,他赞同以直抱怨。你打了我一巴掌,那你就等着我打回你一巴掌吧,否则我们就不要谈再做朋友。为什么一定要我们吃亏,为什么不能让我们狠狠地扇别人一巴掌然后看看别人的笑脸。中国真的得到世界的尊重了吗?我们的国民在国际上得到的待遇公平吗?以德报怨的前提是什么,我们忘了,面对一个可以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的人,我们可以以德报怨,但是面对妖魔鬼怪,只有杀之,才能成佛。学习以色列吧,爱憎分明,帮助过我们的,我们铭记,伤害过我们的,我们一定要让他们尝尝恶果。

看电视(2006-05-30)

电视是给愚夫愚妇看的,看多了,不知不觉,人的智力会下降,特别是看中国的电视节目。可能没感觉到,那就是我说的不知不觉啊。

连续剧通常是将人世间最大的快乐和痛苦砸到一两个倒霉蛋上(老罗语),一看就知道是胡编瞎造的,因为剧本的很多情节都是抄来抄去的,就打出“如有雷同,纯属虚构 ”这种愚蠢的告示。电视剧就是虚构的嘛,就是骗骗人的眼泪用的,竟然还有一些所谓有层次的人哭电视哭了一次又一次。看电视剧基本看一集就行了,就可以大概猜测得到结局,这就是中国人的电视。

新闻节目更有趣,国家繁杂的会晤每天来来往往,还有一系列社会上的怪现象,老问题。比如矿难,医药改革,教育问题等等,看多了情绪深受其害,对社会丧失信心,直感世态炎凉。关于国外的消息都是很可笑的,巴勒斯坦那个鬼地方从我小学的时候就开始闹,闹到现在还在闹,我说你们离婚吧,离婚也不要这么久啊,有点像武侠小说里面的世代家仇,从老子斗到儿子,非要将对方杀死为快,可惜双方都很傻,斗来斗去总是势均力敌,杀不死对方,到头来发现得到好处的却是给他们打气的那帮“朋友”。这是宗教和政治没有分离的恶果,所以说没有宗教信仰的中国至少有这个好处,宗教不会威胁到政治,就可以保持政治上的相对稳定。

关于综艺节目,盗版的太多,去年的超级女生红遍中国,今年就来了梦想中国,还有许许多多的让一帮人PK的游戏节目,大家都想出名想疯了,什么样的怪人都上来表演,有的比芙蓉姐姐还恶心,这不是想恶心观众吗。这些低智商的节目太多,因此,把看电视的时间拿来睡觉,可能得到的灵感会更多,睡几天觉,再测测智力,噌噌噌地上去了。

上电视(2006-05-31)

穷人为了不穷上电视,富人为了出名上电视,电视改变人的命运。阿宝唱了二十年自己的歌,去年终于因为一歌手缺席当了替补,亮了次相,不想技惊四座,喜得老专家捡着活宝似的兴奋。但上电视并不是每个人都能承受的,聪明的名人通常不上电视,因为距离容易让人YY,YY容易产生美。就像李宇春,不看电视,光听报纸叫春春的亲切劲,总以为很神圣,很妖艳,一看还真吓一跳,躲在黑屋子里录录歌曲就可以了,出来吓人真不好,不过看多了也就习惯了。

被视为天才、神仙的名人,一旦上了电视,难免失足,丑态百出,走下神坛,成为嘲笑的对象。电视是为娱乐而生的,只要能娱乐,只要能赚钱,电视可以伤害、欺骗任何人的感情,他可以把人搞红,更容易把人搞臭,因此不要有了名气就上电视。我看电视就报着动物园看猩猩的心态,不管是愉悦还是忧伤抑或愉悦的忧伤,我都一笑而过,眼前的生活才是真的。

比如NBA选秀总是给成绩最差的球队对优秀的选秀权,不是为了公平,公平是为了让更多傻瓜来娱乐,娱乐是为了赚更多钱。通常实力越是相当,结局越是难以预料,就越容易吸引众人眼光。因此一边是球员装模作样地抢球、盖帽、扣篮,一边是台下看的乐呵呵的傻瓜,也对,看NBA不就是看一群发育不太正常的人玩比身高、比体重的游戏嘛。

牙齿疼(2006-06-01)

我不知道阿猫阿狗会不会牙疼,人总是会牙疼几次。昨天开始发作了,折腾了我一晚上。老李说这是智牙,没有任何作用,可以拔了它。我的观点是,人类进化到现在,没用的东西应该早就退化了,是牙齿总是有用的,何况它叫“智牙”,代表智慧的牙齿,情感上自己的东西总舍不得随便丢弃。后来查资料,说智牙是人类32颗恒牙中最后长出的,位于上下左右弓牙的最后方,因为退化太慢,不能适应已经退化好的牙床,说明我们还在进化。有人40 岁了还在长。

2005年7月1日出版的《新科学家》说古代埃及人爱吃面包,但因为当地风沙大,面包里常有沙子,因此牙齿易受损,患牙病很多。令不解的是当时埃及的医疗保健水平已相当先进,在当时,人们可以进行截肢手术,他们已认识并能够治疗精神病。而那些饱受牙病折磨的人为何得不到治疗呢?直到今天,科学家也没有搞清楚古埃及没有牙医的原因。

牙齿是坚固的,它可以百年不腐,就像骨骼一样,千万年的时光,最终化为永恒——化石。有一个禅教故事,师傅临死前把弟子召集到身边,然后张开嘴,问:你们看到我的牙齿吗?弟子说一颗也没有了;师傅又问,你们看到了我的舌头了吗?弟子回答说舌头还好好的。师傅语重心长地总结道,舌头柔软却依旧完好灵活,牙齿刚硬却一一脱落,为人也是如此,学会柔顺忍耐而勿刚愎自用,柔能克刚。师傅从牙齿和舌头上悟出了人生境界:逆来顺受,以柔克刚。我不反对以柔克刚,我们可以将自然现象作想象力的发挥得出让自己得益的心态,但是我不赞同将这种想象放大以至成为普适性的东西,更不能企图将此作为传统文化的一部分大加赞赏。我也不赞同国家一定要选出国花。中国国花候选花的种类有:梅花、牡丹、菊花、兰花、月季、杜鹃花、山茶花、荷花、桂花、中国水仙花、石榴、腊梅、迎春、桃花、映山红、君子兰、萱草、金花茶、金边瑞香、紫薇、桅子花、珙桐(鸽子树)、一串红与英蓉花等数十种之多。有的赞成一国—花(牡丹)的,有的赞成一国四花(牡丹、梅花、菊花、荷花)。为此专门成立全国国花评选领导小组,经过认真研究,一致同意“牡丹”为我国的国花。其他呼声较高的兰花(春)、荷花(夏)、菊花(秋)、梅花(冬)表现也相当不错,就被评为为中国四季名花。如此,兰(春)、荷(夏)、菊(秋)、梅(冬) 四季分作韶华主,总领群芳是牡丹。说什么国花与四季名花形成众星捧月的态势,岂不更能反映我中华民族繁荣昌盛、清廉坚贞、高尚的精神。但我想,如果有朝一日,科技界发现牡丹能致某些我们现在不认知病,不知道我们又作何而想,接受还是排斥,很难说。

传销也有好处(2006-06-02)

很多人明知道传销就是骗,但令人称奇的是他们仍然心甘情愿加入这个组织。这里面大多数是穷人,一类人多是天天晚上做梦捡到金元宝,经过洗脑后,想通了,坚信功夫不负有心人,传销能让自己梦想成真;还有一类人往往被我们忽视,他们传销的初衷并非都想发财致富,他们生平受尽不公正待遇(比如有人看不惯富人,就抢了车,杀了出租车司机,开到王府井轧死不少人),他们有些很有骨气,不怕穷,不怕吃苦,就怕别人的鄙视,传销让他们体会到了关怀和公平,找到了信心。这是一个有点邪的组织,刚加入的新成员总会受到热烈的欢迎和无微不至的关怀,帮你洗袜子,帮你按摩,帮你做饭。什么叫公平?大家一起穷,一起挨饿,一起一天吃两顿,一起在一个屋子里用无聊打发时间,一起用很狂热的热情自我介绍,练习口才,一起吃喝着凉水赞成鱼汤,大家平起平坐;另外,传销的基本功就是自我暗示,反复地强调我行,我可以,我是超人,久而久之,人的感觉会越来越好,即使钱不比以前多一分,人却比以前自信了百倍,因此,往往给人有脱胎换骨、相见恨晚的感觉。说传销一点都不好,那是舆论的导向在扭曲基本事实,其实传销和营销的基本素质要求是一样的,就是靠两片嘴唇,将鱼虾说得跳起来,自信和交流恰好是这个社会每个人缺少却又不可缺的素质。试想一下,如果传销没有一点优点,只是依靠欺骗、暴力来获取利益,为什么屡禁不止?因此,我们不应该太相信电视,电视说好说坏,背后都有一股势力在控制和支配。我们要学会用自己的眼睛,把世界的本质看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真真切切。

日本人也有想象力(2006-06-04 )

日本人虽然是一个很变态的民族,至少在我们中国人的眼里如此。他是东方传统文化和西方自由思想结合生成的怪物,因为和中国隔着水带,不似朝鲜韩国那般受到中国的影响那么大。因此,日本人的科学理性主义比我们要强,但奇怪的是日本人的想象力也是那么丰富,而中国却逐步丧失了科学和想象,增添了无数实用功利主义,加上民族的中庸和小聪明,社会变得很复杂,很浮躁,任何一个中国的问题都难以用一种理论来解释。特别是近20年的发展,社会急剧变化,无论是生在其中还是身外的人,都无法描述清楚这一阶段的变化,更无法预测他的未来。这是邓小平当初改革开放没有想到的,而且这种思想将成为民族的大碍。

日本人利用自己的科技,根据达芬奇所画的蒙娜丽莎的脸型,鼻形,嘴形预测出了美女的身高,更是出奇意料地让美女开口说话,达芬奇本人也未能幸免,一个意大利人也被迫从嘴巴里发出日语。虽然不敢苟同日本人的外貌推测语音技术,但还是很佩服这种想象力。

世界杯临近了,日本人用鱼饵做成足球,放在鱼缸里,装上两个球门,放入两种不同颜色的同一种鱼,这样一场别开生面的鱼类足球游戏被诱导出来了。这是多么有创意的想法啊,不由不叫奇。

科学技术可以模仿,但想象力是不能模仿的,我们科技界缺少这种创意,现实很残酷。我们该反思。

艺术家(2006-06-05)

民间原本没有艺术家,因为生计,学了艺术,也就成了艺术家。艺术不是科学。科学需要循序渐进,需要稳扎稳打的基础,更需要踩在别人的肩膀上。艺术不需要这些,艺术需要想象和顿悟,只要学几年就可以出道,就可以从事一些所谓的艺术行业。但要成为家,还需要多年坚持不懈地提高和悟性。

在一些风景名胜区,总会出现一批民间艺术家,他们会书画,会雕刻,会制作手工艺品。你到江南水乡西塘,能看到家家户户皆书画;到安徽歙县,会雕刻作砚台的人不计其数;到了徽州宏村,编织针绣者又随处可见。有些农村为了发财致富,仿制唐三彩、青铜器,过了几年,家家谙熟,轻车驾熟略有心得,月收入过万。

为什么有这么多艺术家?生活所逼使之然。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无利而不往,无往而不利,认清世界就要时刻记住人是功利的动物,钱钟书说事情后面总有两个根源:名利和女人。为艺术而艺术的人,毕竟很少。我们不能苛求艺术家一生穷困,两袖清风,用邓小平的话说,那不叫艺术家,艺术家不代表贫困。但是,我们又会发现,一旦有了名利,又有多少艺术家能矜持住不被社会恶习所染呢?就像诗人,诗人的黄金时代已经过去了,诗人也要面临生活压力的挑战,即使是像罗永浩一样的天才诗人,也难免放弃写诗,沦为新东方的教师。因此,不要怪现在缺少大师,缺少大艺术家,缺少大科学家,都是为了活着。可是,在赚到钱,生活好了后,如果能把精力放在艺术、科学上,而不是想着去赚更多钱,还是有机会成为大家的。当然,若能出淤泥而不染,作一名虔诚的佛教徒,不畏贫贱,清灯古佛,苦心面壁,则更有机会成就伟业。可惜,现在的佛家子弟都无法找到一片净土了。

我为什么讨厌日本(2006-06)

—个人到日本的服装店里挑了很多衣服试穿都不满意,店员会很礼貌地鞠躬,满脸愧疚地说,“ 实在对不起,没有适合您的衣服,浪费您好长时间,希望您下次再来,谢谢您。”这是什么意思啊?不符合人性呀,哪有被人家垴了还要低三下四说对不起,还渗鞠躬的啊?其实,对你礼貌那是表象,他的意象是在说:“你这个人真没教养,也不先搞清楚自己尺寸看准了再试穿”。这就像中国人在路上碰到人问候你吃饭了没有一样,他并没有请你吃饭的意思。这就是古怪的日本民族,一个被压抑的“文明礼貌的民族”。

人有喜怒哀乐,月有阴晴圆缺,说日本是笑面虎不为过,因为它咬人不出血,笑里藏刀,口是心非,深藏不露。如果你不了解日本文化,你甚至没法子判断是好意还是恶意。有些人可能去了日本,待了一段时间,自以为了解了日本人,说日本其实没有我们说的那么坏,他们都很有素质,都很有礼貌,甚至比中国还保留了更好的传统文化。其实你极有可能被现象欺骗了,因为你没有受过日式教育,没有从小受日本的传统文化的影响,很难真正融入并了解日本。一个人从小所处的环境对一个人的世界观的影响是多么重要,作为成年人,作为外国人,去日本更多的是社交,是虚伪的假笑和利益的交换,又能了解多少日本文化?能了解多少日本心态?有句话说要理解女人,你必须先把自己变成女人,要了解日本人,必须先成为日本人,你能做到吗?我没去过日本,我了解日本人,我只知道要了解另一个民族的最本质的文化是很困难,在不了解日本之前,千万不要说我们错怪了日本!

说起日本就不由不提那一段让人愤慨的历史,历史是不能被抹煞的,即使出于什么样的外交需要。难道因为很多日本人不知道关于南京大屠杀的历史,就可以原谅他们现在的行为吗?虽然大多数日本人是无辜的,但是日本侵华主义不就是所有日本国民的共同拥护下才滋长的吗?爱因斯坦说:二战德国迫害犹太人,所有德国人都要负责,是你们把希特勒推上台的!为什么同样把侵华元凶推上台的日本人就可以受到原谅,就可以因为不了解历史而无需忏悔?我们不懂法律,犯法了难道可以说因为我不懂法律就可以逃避责任吗?日本的过错,一定要日本人自己去偿还!

用一句话表达了不同民族的处境:“大陆人会整人,却整不到别人;日本人会赚,却赚不到好感;台湾人会买,却买不到尊重;南朝鲜人会叫,却叫不到回响。”阿Q型的中国人毕竟比让人厌恶的日本人可爱得多的多,不是吗!

别相信神奇的假药(2006-06-20)

有些人因为自己的身高、体重和容貌不是那么完美而包含忧伤,于是市场上每年都会出现各种新药,制作各种错觉,吹捧药效的神奇。久治不愈的患者在一次次困惑和绝望后仿佛又遇到了救命草,抱着“信则灵,不信则不灵”的侥幸心理大把掏钱,心甘情愿充当试验品。但说到结果呢,大家都知道,很少有奇迹发生,没有副作用的药物已经算是仁慈的了。据电视台报道,有些深受痘痘毒害的小朋友使用神药后还没有等奇迹发生,脸上的痘痘全都抗议了,闹得比先前更加厉害,全体大爆发把整张脸给毁了。有些涂到脸上的药却神不知鬼不觉地转移了药效,除痘霜成了除发霜。这些飞来横祸给原本脆弱的心灵造成了抹不去的伤害。

学过创新管理课的人知道,一种好药的出生和一个人被小行星砸死的几率差不多,被小行星砸死的机会大概是2万分之一,好药的出生也是万中选一的过程。药物从发现 ->研发阶段->临床试验->销售->副作用检测->进入自由市场,这个过程是淘汰筛选的过程,1万个创新点最终只有1个可能进入市场,需要耗费3-5亿美元。因此,用膝盖想想,每年怎么可能有这么多好药上市?怎么可能存在这么多有钱的令人发紫的制药机构?想一想人类用青霉素治病治了多少年,想一想人类怎么对付SARS和禽流感,对付疾病哪有这么容易?如果有这么好的疗效,地球人早就知道了。是药三分毒,特别是对待新药物,除非有伟大的神农尝百草的精神,请不要再相信广告里那些吹得离谱的药。

地球科学和房地产(2006-06-26)

怎样利用地球科学的眼光在北京挑选合适的房子?

1 地理学角度看,区位是贯穿经济地理学的主线之一,也是影响房价的最重要因素,选择房子要考虑交通、市场、环境等各种因素,这些因素的权重也各不相同。

2 地震学角度看,沉积层厚的地基对地震波的放大作用比沉积层浅的强,(T=4H/Vs,T表示地震波持续时间,H表示沉积层厚度,Vs表示S波波速)也就是说房子靠近西山、香山等山地的抗震能力强;而位于城市中心的房子抗震能力弱。

3 水文地质学角度看,北京丰台区的地下水最差,不好的地下水黏度高,洗澡都不舒爽,而且对健康有害。

4 气象学角度看,城市中污浊的空气在上升到一定高度后,才能够逐渐沉降下来,这个高度大约处于高层建筑的9-12层左右。空气中的尘埃大多集中在这个高度,因此住在这一层的居民不适合长时间开窗通风。

科学购房很重要,学了知识,更要利用知识!

论排名(2006-06-26)

人总是喜欢把同类东西按照一二三排起来,对比各个方面,然后得出天下第几的排名。就像古龙小说中的百晓生,能识天下武器,按照武器的震慑力作兵器谱,将天机老人的天机棒,上官金虹的龙凤双环,李寻欢的飞刀列为前三;还有太多太多的例子,随便举几个例子:世界七大奇迹,年度十大新闻,影响世界的100个人,世界杯十大进球,NBA第一中锋,世界最大地震台阵,亚洲第一食堂,高考前10,第一高人,第一猛男,四大花旦等等,有了数的概念后,人类就有了非常强烈的竞争欲望,恨不得在每个东西身上都写上“天下第几”,哪怕是倒数第一都比没有任何名堂叫的响亮。

这是人的天性,“It’s natural to compare”。但是,天下第几是怎么评出来的呢?很多东西是不能够量化的,很多东西和当事人的眼界有关。比如你可以确定这个认识不是天下第一高(在丈量了全世界的人的身高后才可能得到较为准确的答案),但是你不可能确定一个人的贡献排第几位,或是第几个奇迹,这是价值观,具有多元性和多样性,不能用数理描述;而且随着人类眼界的开阔,认识世界的能力增强,这种排名也应该与时俱进,名字该改的就得改,该退位的就退位,不要一厢情愿拿原来的大招牌继续愚弄人,我认同武侠世界的做法,天下第一高手遇到更厉害的人就必须让出天下第一的位置,否则就会被干掉而且落得臭名昭著。位于河北野三坡的所谓天下第一峡—— 百里峡不就还在继续黄婆卖瓜么?什么算天下?如果你说你指的天下是指野三坡,第一指的是倒数第一,那我会认为你还有救,好好学学平北第一红村,这个名字就厚道多了,人家明确指出了是平北的第一而不是天下,是第一红军村,而不是什么富村穷村。

我一直很奇怪,既然人们这么喜欢排名,怎么就不能学学百晓生,给现学术圈里大专家排个名次啊,比如说发表文章最多的专家,年龄最大的专家,人缘最好的专家,最有挑战性的专家等等。这样排一排,有利于中国科学家的健康良性竞争,有利于大众对专家的了解和监督,有利于中国整体科技实力的提高。如此三个有利于的好事情为什么还没有人去做!是没人敢排呢?还是排了怕有争议?有争议不是很好吗?牛不牛,拿实力说话!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