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

从《中国国家地理》卷首语读单之蔷主编的思维特点

电脑里有两本zcom版的《中国国家地理》电子书,一直没有好好看,因为现在兼任地理时间创办的ngm的一版主,因此看了篇2007年第7期的卷首语,是单之蔷主编写的”汉语遭遇’喀斯特'”,看完后在此发表个人想法一二。

全文开头先从水滴石穿这个成语讲起,分析了成语来源,并用当代科学观点分析字面解释的片面性,引出并介绍了喀斯特地貌。到此为止写的都不错,如果能戛然而止就很好了。可是主编才情万丈,思路开阔,对他来说文章似乎只开了个头而已,于是下面一发挥侃起了”洞”。看完后我也不记得主编主要想表达什么。重新读一遍,发现不是我的错,是有些内容实在有跑题和凑数之嫌。

中国国家地理杂志-2007年7月-卷首语-汉语遭遇喀斯特-单之蔷

我也来说说”水滴石穿”

金山词霸对水滴石穿的描述:张乖崖为崇阳令,一吏自库中出,巾下有一钱。乖崖杖之。吏曰:”一钱何足道?乃杖我也!”乖崖援笔判曰:”一日一钱,千日千钱,绳锯木断,水滴石穿。”

成语词典对水滴石穿的描述:宋·罗大经《鹤林玉露》第十卷:”乖崖援笔判云:一日一钱,千日一千;绳锯木断,水滴石穿。” 和主编描述的相同,说明主编查过这方面资料。

但是,罗大惊并不是最早提出水滴石穿说法的人,我就查到了更早的资料:”泰山之霤穿石……水非石之钻,索非木之锯,渐靡使之然也。《汉书·枚乘传》”这里面也提到了水滴石穿之意。

因此,我觉得主编虽然查了资料,但不够深入或全面。

主编这么写”洞”

主编是这么展开描写洞的。

又是先从汉语古籍中找词源(这也是主编喜欢的写法),举了一系列洞的词语。其实,要拿”洞”做例子未尝不可,但是似乎都和主题”喀斯特”无关,至少主编所提到的”洞察,洞见,洞彻,洞穿,洞明”等词语就和喀斯特无密切关系,我觉得这里倒不如找几篇古人关于喀斯特地貌的描写和研究更切合主题。徐霞客游记中就有不少关于喀斯特类型分布和地区差异的文字,可惜全文一个字都没有提到。

金山词霸上说,洞,疾流也《说文解字》,洞的本义是水流急,虽然也有其它意思,但并不都指山洞,比如洞庭,就是广阔的庭院的意思。而且并不是想当然和主编在文中所提到的:在洞里举一把火,发现黑暗的世界突然被照亮,从而有一种洞明,洞彻,或洞见的感觉。这样解释有些牵强附会,作为文学或想象可以这么说,但这并不是一种科学的态度,而中国国家地理更主要的定位是科普期刊。

随后还提了下山顶洞人,我想主编要是肯去查一下山顶洞人的居住环境,没准就可以告诉我”山顶洞人也是住在喀斯特溶洞里的”,那样我的印象就会更深刻。可惜他可能只是突然想到山顶洞人这个词语中也带有”洞”这个字,于是就放在文章里,有什么意义呢?发散地蜻蜓点水般地写一篇卷首语,在互联网发达且资料随处可查的今天,并不是很难,金山词霸上就有一堆关于洞的古籍来源和说明,包括卷首语中提到的明代归有光的《项脊轩志》。这就是网上有人批评主编”站得不够高,不够专业的”原因。我稍微查了一下百科全书,就看到有关山顶洞人所住的洞的描述,书上说洞的底部是石钟乳层面,这可能就是喀斯特溶洞。

随后主编还写到了”洞房”,其实要是能把标题改为 当汉语遭遇”洞”,那怎么发挥都行,为了漂亮的标题,而欺骗了文章的主要内容,实在不是好办法。最后一段过度到期刊所提到的天坑等等,也算是为这一期期刊中要谈到的天坑做了个引子。

学地理者好撒网

网上还有人批评主编”绝大多数是先立论点,然后再胡乱拼凑一堆逻辑不通漏洞百出的论据上去”。我想这个说法也太夸张了点,主要还是主编的思想太发散了,没有把重点的东西突出来,透析地不够深刻的缘故。

我本科也是学地理的,也经常联想。我想可能是因为地理范围太广了,涵盖的内容太多,才导致学地理者总是很容易把网张开,却不容易很好地收紧。古代用上知天文,下知地理还比喻一个人学识渊博,可是现代社会,学识渊博已经失去了往日光辉,因为再渊博也渊博不过电脑里一本百科全书吧。所以,网罗很多纸上的死知识,不如一句有见地的发自内心的感悟。

现在我跟着一位名导师(他本科学物理)做另一门学问,他老是说”你呀,就是想到了这个问题,说着说着,突然又想起了那个问题,总是不能够抓住重点”。是呀,一篇文章如果有一句话很精辟,能说明白一个问题就已经足够了。

华夏地理的主编李永适写卷首语

华夏地理的主编李永适写的卷首语,文字虽然不多但是很实在,思路很清晰。

以2007年第1期为例,关于猪(因为是猪年),这其实可以很发散地写,但是李永适就写了四段话:1,我们不喜欢别人说我们是猪;2,但是我们又喜欢猪;3,猪其实也很聪明;4,引出了这一期关于猪的话题。语句非常言简意赅,我很喜欢,特别是他说到喜欢猪但不喜欢被骂为猪,感觉很亲切,因为恰好我也写过类似的文章,大意是我们喜欢狗,却不喜欢被人骂为狗。

华夏地理-2007年第1期-卷首语-李永适

再以2007年第6期为例,短短的三段话,要表达的意思非常明确:1,罗布泊有很多谜;2,这些谜正被我国的科学家一个个解开,引出了为这一期撰稿的几位学者;3,两句话展望谜终将被解开。

华夏地理-2007年第6期-卷首语-李永适

总结

总之,我觉得就是单主编在该收网的时候不收,方才导致重点不明,而话一多就容易出错,就容易被人抓住说不专业。其实,挑错谁不会,让我们写,即使你查了很多资料,你也会漏洞百出。我们不可否认主编都有才,但是有才并不一定要长篇大论。从更高的角度,说明白一件事,或简要引导一下这一期的主题,也未尝不可。

但说实话,单主编的这种做法也很难说对或者错,很多人就爱看主编的卷首语,奔着卷首语而买中国国家地理。我也爱看,放松的时候还管这么多学问干什么呢,当然很多人也表示不屑。但我相信,要是少了单之蔷主编的卷首语,可能会影响一部分的销量。这也是众口难调,确实让主编为难,想起一句话”杀君马者道旁儿”,什么意思,网上去查。

华夏地理2007年第1期下载,2007年第6期下载;中国国家地理2007年第7期下载

1 thought on “从《中国国家地理》卷首语读单之蔷主编的思维特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