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记

中秋坝上:路中情

现在是凌晨1点多,车上的驴友们在几个小时的互动游戏后都恬静地睡着了,尽管这条通往美丽围场的土路千疮百孔、坑坑洼洼,但是经过六个多小时汽车的颠簸,大家还是不堪疲惫,带着美好的愿望进入了梦乡。和大家一样,我也希望我能闭上双眼,让疲惫的体力得到恢复,然后一睁开双眼,一望无际的草原就把她最美丽和成熟的一面毫无保留地暴露在我的眼前。

可是,我怎么摆姿势都睡不着。我坐在第一排,因此除了吸司机的二手烟来清醒头脑外,我可以拥有更宽阔的视野,我的思绪紧随着车前照亮的土路不断地向前延伸,延伸。有一个词语来形容此刻的心情是在适合不过了:迫不及待。我太迫不及待地想看看车子两边都是些什么,太想一窥草原的庐山真面目了!草原是什么样子,会有我想象中的雄阔而美丽吗?

黑幕下的旷野给了我无限遐想的空间。设想一下,在满是星斗的夜空下,在广袤无垠的旷野中,两盏幽暗的车灯,在一条崎岖不平的道路上寻寻觅觅,为的是寻找到一条通往天堂的道路,而这条道路是一条没有关卡没有门票的自由之路。车里轻柔地播放着”孟姜女哭长城”的歌曲,歌声辽远回荡,在空无一人的黑幕包围下,我深切地感受到精神和肉体的分离,虽然肉体是疲惫的,但精神却是如此轻松和欢快,精神的愉悦感远远地将疲惫抛却。我相信,人的本质是精神的,精神在而人在。

人的想象力是无限的,特别是在让人无法作为的黑夜,你只能依靠想象力而存活。我为人类的想象力而惊奇!如果人类缺少了想象力,生活将进入彻头彻尾的沉寂和黑暗。想象力再加上一丝小小的(逃票)刺激,我发现自己好久没有找到这种激情了。

激情,来自于期待,来自于不同的自然世界对精神世界的冲击。我记得另一次的激动是当我一个人坐上上海开往敦煌的火车时,面对窗外陌生的万里戈壁滩,我同样因为激情而难以入眠。

我生于南方,长于南方,因此小山小水和烟雨迷蒙从小伴我长大。但是,我是一个期待体验的人,我想体验不同的世界之美,自然之妙。因此,我选择了北方–定居北京。我认为,一个人一生一定不能囿于身边的山山水水,只有体验不同的山水景致,人才能在有限的时间内覆盖了更广的空间,这相当于延长了自己的生命,多于人家活了几辈子。也只有体验不同的自然环境,人才可能被冲击,才可能被改变,才可能惊呼世界之大。

黑夜的路被灯光撕开,突然一只小兔子在车灯下一闪而过,我还没来得及喊一声有兔子,兔子很快被黑夜吞没。车子继续前行,不一会儿,一种不知名的麻雀大小的小动物吸引了我的眼光,还来不及定睛细看,小动物就躲进了路边的草丛中。满载期望的汽车经过10多个小时的爬行后,天空的云朵渐渐地地泛出一丝丝灰白。远山层层叠叠地排列在路的尽头,草地上的依稀的树逐渐有了黑乎乎的轮廓,显得特别有造型。坝上草原啊,我们终于要见面了!

更多照片点击这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