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记

爱丁堡天鹅湖趣事

“鹅、鹅、鹅,曲项向天歌。 白毛浮绿水,红掌拨清波。”——初唐.骆宾王

骆宾王,浙江义乌人,出身寒门,后到临海当县令,人称骆临海。因此,他也算是我的老乡。但是,骆宾王七岁就能咏鹅,从神情到姿态,咏得惟妙惟肖。而我年近30岁,至今方产第一篇关于鹅的文章,自惭形秽。

柴可夫斯基用《天鹅湖》弹奏了一曲王子和天鹅少女的爱情故事,安徒生用天鹅羽色的变化演绎了一只动人的《丑小鸭》,王羲之的鹅池,一笔鹅书法表达了中国古人对鹅的偏爱。

天鹅,向来是高贵、典雅、忠诚的象征。到了爱丁堡,逛完了城堡,荷里路德宫和亚瑟王座,我的下一步建议就是:到天鹅湖看天鹅。

天鹅湖就在亚瑟王座的北麓,那里有一个面积半个球场不到的浅水小池子,虽然有点委屈了高贵的天鹅,但是天鹅的地位仍然不容置疑:每一只天鹅脚上都是有编号的。这就是地位的象征!她们要是钟情于躺在马路中央晒太阳,那司机朋友们只能委屈点绕道了。这里的车子必须让天鹅,因此我们更不能在英国人面前讨论”天鹅肉好不好吃”的问题,只有癞蛤蟆才想吃天鹅肉。

天鹅湖除了纯白的天鹅,你还会看到灰不溜秋的家伙,他们中有的是天鹅的孩子-丑小鸭,有的就不叫天鹅了,而叫灰雁。灰雁和大雁实际上有点不同,大雁又叫鸿雁,嘴巴是黑色的,而灰雁的嘴巴和脚掌都是红色的。我们中国的鹅是由大雁(鸿雁)驯化而来,欧洲的鹅是由灰雁驯化而成,所以这些灰雁是鹅的祖宗!

但是灰雁显然没有天鹅那么幸运,同样都是鸟,就是因为羽毛不够白,长得不够纯情,他们的脚上就没有象征着地位的编号。这白人就是喜欢把自己的颜色当回事!灰雁要是会说话,一定会控诉他们的歧视。

灰雁和天鹅是这个池子的主人,但有时候也会有鸽子过来凑热闹。鸽子们们知道这个地方油水很足,知道每天都有人会到这里提供给天鹅们美餐,于是他们就时不时飞过来,捡一点从天鹅牙缝里掉下的残渣小穗,个头小巧的他们,日子就很容易混了!

虽然天鹅和雁地位相差悬殊,但是他们的纯情足以感动天地。他们多实行一夫一妻,而且终生相伴,不离不弃,以家庭为单位,父母共同抚养后代。在这个天鹅湖里,你随时都可以看到大天鹅边上跟着一个灰色的小鸭子,小鸭子很调皮,经常要钻到水底下让父母找不到,然后又不知从哪里钻出来,其乐融融,让人羡煞。

都说老外最羡慕中国的是中国人的亲情,一家人,四世同堂,举家携游,让老外唏嘘不已。不知道英国人看到此情此景会做何感想?难道不为之动容?

鹅向来是呆头呆脑,听过祝英台怎么说梁山伯的吗?

祝英台:你不见雌鹅她对你微微笑,她笑你梁兄真像呆头鹅。梁山伯:既然我是呆头鹅,从今你莫叫我梁哥哥。

选夫择妻,就请选择一只最呆最呆的鹅!如果是两头呆鹅,那更是天造地设!这是我的爱情观。

鹅本来脑子就不好使,加之被人惯坏了,总以为有人对她微笑就是有好东西吃,于是我一举手,她们就屁颠屁颠赶过来,盯着我的手心,跃跃欲试。我把手举高,他们就伸长脖子仰头观望。我身边恰好有个小姑娘有点面包渣,我就向她要了一块,没想到刚伸出手,一只有我腰那么高的大块头过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我手心的面包给抢走了,估计太心急且心虚,一小块面包从鹅嘴漏了出来。我以为呆头鹅会明白”粒粒皆辛苦”的道理,没想到她视而不见,继续盯着我的手,这Y装清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