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记

东岳庙,北京民俗博物馆

图1 东岳庙坐落在朝阳门外大街的路边,前身是一座道观。北京寺庙多的去了,什么万寿寺、白塔寺、智化寺、大钟寺、五塔寺,但是正儿八经的道观非常少见。这个道观排场挺大,在历史上是国家祭祀的场所,民间的祭祀活动则更热闹。现在,这里开辟成为北京民俗博物馆。

道教有很多派别,比如金庸小说里的全真教(真有其名),祖师爷是丘处机,此外还有大家耳熟能详的正一派(俗称五斗米教),祖师爷是张天师张道陵。这两个教派是道教两大派别。

东岳庙始建于元朝1319年,是正一派在华北地区最大的宫观,泰山神东岳大帝是他们的偶像。建庙的开山始祖叫张留孙,少年时曾到江西龙虎山学道,学会后闯荡江湖,到了大都(元朝首都北京),得到元帝宠信,总管道教。这座庙也是皇帝下令建得,也算皇帝的儿子,故寺庙名用”敕建”来表示自己的身份。现如今,这座庙已经传到了第22代了,700年,22代,一代平均30多年。

寺庙里钟鼓楼通常按照东钟西鼓(西方为暮,东方为晨,暮鼓晨钟)的格局布置,但是东岳庙很怪,东方是鼓,西方是钟,我暂且不知道原因。

图2 先有老槐树,后有东岳庙。这是东岳庙内的老寿星-老槐树,800多岁了。迷信的人喜欢摸长寿的东西,于是这棵树被保护起来,免得被人摸来摸去。摸不到,人们就想个办法求长寿,于是就绕着它转圈。

图3 这个季节是槐树开花的盛季,槐树花为淡淡的黄绿色,撒满一地,很有味道。特别是复兴路这一带,槐树已经蔚然成风,总想有一天在蓝天白云的时候拍一张,可惜很难等到蓝天,天总象是蒙上了一层灰蒙蒙的让人有些窒息的薄纱。国外的街道秋天落叶缤纷,很漂亮地堆积在地上,这些槐花也是,真希望这个时候所有清洁工罢工啊。

图4-5 北京有两处博物馆内有不少石碑,一个是石刻艺术博物馆(五塔寺),另一个就是这东岳庙。你知道吗?老北京俗语”透亮碑儿,鬼机灵儿,小金豆子,不吃亏儿”,指得就是东岳庙的四块碑(现存三块)。东岳庙所有的石碑中,份量最重的是元代大书法家赵孟頫的《张公碑》,这块碑现在被玻璃罩保护起来,一看就知道不同凡响。

图6 这就是鬼机灵儿碑上的小鬼。传说:有两个喜眉笑眼的小道童,提着灯笼从东岳庙里出来买炸豆腐。后来人们发现,他们付的钱都是冥钞。于是到庙里查访,发现原来就是这个碑座两侧的小道童显灵。不过两个小道童的头被人敲走了,很可惜看不清是不是真的喜眉笑眼。众所周知,石雕的头部是石雕中最宝贵的,因此,很多石雕都是缺脑袋的。

图7 中国的博物馆总是少不了老外的身影,在国外,特别是发达国家,进博物馆是每个人从小的必修课,就像我们必须学口诀表一样不容质疑,对于他们来说,一个人到了一个地方,不进博物馆看看,几乎是没法想象的事,是会遭受鄙视的。但是,在中国呢?又有多少人一年、一辈子就偶然去过那么几个博物馆。这个问题值得我们深思,领导人更应该好好反思,什么才是民族性,什么才是素质教育?

东岳庙的一大看点是76司雕塑,这些塑像由北京著名的”泥人张”第四代传人张锠教授主持修建,一共551尊。每一司都占一个房间,每个房间大概8个塑像。这些司给了我彻底的新认识。原先以为道教是装神弄鬼,是追求长生不老,是骗人的玩意。但实际上,道教本质不是成仙,成仙是某一类愚蠢的为政者愚蠢的精神寄托。道教的精华,我觉得就是四个字:惩恶赏善!七十六司,每一司的职能都不同,比如黄病司主管祛除人间的黄疸肝炎,只要持戒,不酗酒,不纵欲,便可以抵御这种疾病;又比如举意司主管人的意念,只要人动了恻隐之心,就能得到嘉奖,如果动了恶念,就会受到处罚;再比如放生司,倡导人类博爱万物,劝戒人类不要滥杀动物。看了这些具有积极向上的观点,我不得不重新审视道教。不是吗?如果一个教派只是教人羽化成仙,怎么可能延续久远呢?要是一门宗教不能起到安定国邦,教人向善的作用,这种宗教肯定是短命的。想想基督教、佛教、道教,其本质都是一样的,只是修行的方式不同而已。

图8 这就是围廊上的76司,各”司”其职。只有看了这些司的介绍后,我才知道原来道教并非我原先想象的那样,只是得道成仙,长生不老,他的一些教义绝对不比佛教差。

看多了大塑像,无论是紫檀木还是金丝楠木,总觉得不新鲜。一开始看到岱岳殿内的三尊大雕像,也觉得没什么新鲜。但是后来想想,这些树长这么大实属不易,金丝楠木有寸木寸金之称,要制作精美的可以供人顶礼膜拜的大”偶像”,树木至少上百年。而且,从元代至今,历经700多年,也就说你看到的这些树木,已经千年了,千年可成妖,千年可成道。当凡人看到这些千年而不朽的人物塑像时,多少应该有些向往,人,为什么就不能像树一样,可以修炼千年呢?

这里的塑像为天地人三仙,主管天界、人界和水界,这其实是一种朴素的自然思想,天代表气体,地代表固体,水代表液体,这是不是对三种物质状态的科学认识呢?天高高在上,地低低在下,水深不见底,表现了人类对地球的空间认识观。所以说,道教有时候还是科学的萌芽,比如炼丹的时候就要就讲究物质的组成和比例搭配,火药可能就是古代炼丹术士在炼丹过程中发明出来的(学术界还在争论)。

图9 说了那么多,怎么在民俗博物馆不讲民俗文化呢?民俗文化,说白了就是教你怎么吃喝享乐。展出的有鸟笼子、斗蟋蟀、转陀螺、放风筝、捏泥人、布老虎、皮影戏、木偶人、弹弓、弩箭、地竹、空竹、鲁班锁、九连环(相当于现在街头卖的魔术环)、叶子牌、牌九等,多为手工艺品,充分体现了无聊的劳动人民在找乐子上的绞尽脑汁。俗文化就是这样,虽然上不了大雅之堂,但是喜闻乐见,再清高的人多多少少小时候会对这些东西有所接触,因此,大家都是俗人,想摆脱也不可能,以后谁都别装得高高在上。

元代赵孟頫(fu),精绘画,擅书法,能诗文。他是浙江湖州人,因为听老师说他人品不好,宋朝的人,在宋朝灭亡后没有归隐,却给元朝人当差。这说明此人丧失气节。但是此人的书法绘画成就极高,现在政治早就见鬼去了,他当仁不让地坐上了十大书法家之列。他的书法隽雅秀丽,可以称的上书法家中写的最漂亮的字。

他的妻子管道升,管仲的后代,是一位贤良多才的女性,善画墨竹、兰、梅,亦工山水、佛像,诗词歌赋也造诣很深,是女子中的佼佼者,最著名的诗歌是《我浓词》(又叫《捏泥人》)。

《我浓词》 –管道升你浓我浓,忒煞多情;情多处,热如火:把一块泥,捏一个你,塑一个我。将我两个一齐打破,用水调和;再捏一个你,再塑一个我。我泥中有你,你泥中有我:我与你生同一个衾,死同一个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