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记

2003年敦煌之旅:火车上思绪飞扬

敦煌,是让人浮想联翩的地方。因为它有满天花板毫不重复的壁画,它有风云般的历史传说,它承载了中国古代佛教文明的兴衰。去敦煌看什么?去领略文化的兴衰,中心的转移。这张图的岩壁就是敦煌莫高窟,当这里的小河不再欢徜的时候,敦煌,也就成了历史中离我们而去的坐标。

敦煌,在多少人眼里,是一个充满神秘与向往的地方,就像西藏。我的长途是从上海开始的,那就按部就班,先从上海开始描述我的敦煌之旅吧。

出了上海,进入的是江苏省境内。江苏,首先让人浮想到的是一片广袤的平原和川流不息的江河。正是这一方富饶的风水宝地才能让江苏驰名中外。自古道:上有天堂,下有苏杭。苏州在江苏的名声因为这么一句真理似乎超过了它的省会城市南京。钟灵毓秀,自古江浙多才子,中国历史上80%的文人出于江浙。美丽的太湖、扬州更是令它名声鹊起。

刘禹锡作词,白银盘里一青螺,说的就是太湖。享誉全球的碧螺春茶也堪比杭州的龙井,还有著名的太湖银鱼,盛泽丝绸,缥缈峰。苏州市是中华园艺的杰出代表,其中的拙政园是园中之王,闻其名而未得见。扬州出了无数名人,史可法是扬州梅岭人,朱自清的故居在扬州,还有金庸笔下的韦小宝也是扬州人。扬州历来是风月之地,扬州瘦马讲的就是那些没有成年就卖给人当丫环,长大了才嫁人给人当小老婆的女孩子。烟花三月下扬州,扬州到处充斥着花的味道。蜀岗瘦西湖?无锡水浒城,紧邻太湖,水浒传里面的梁山泊许多场景就是在这里拍的,水浒城别有风味,听小姨夫说水浒传电视里面的潘金莲住的房子就是在水浒城取景的,现在在水浒城里面转悠,没准一不小心就会被飞来的棍子砸在脑袋上,抬头也许会让你大吃一惊,窗户上伸出个女人头,那位恰恰是”宁与侏儒成配对,不和豺狼共枕头”,追求自由恋爱追求女权的新时代女性的代表-潘金莲呢。

南京,莫愁湖、雨花台、玄武湖、明故宫、南京大屠杀、总统府、徐达、闻鸡厅、南京板鸭。一些著名的名词就组成我印象中的南京。

出了江苏省就是安徽省了,安徽常年多灾,淮河常常泛滥令百姓苦不聊生,安徽原本应该是一个充裕的省份,无论是气候、交通还是地理位置,都具有内地无可比拟的优势。但就是因为每年的洪涝灾害让安徽成为南方的贫困地区,可见任何一个自然灾害,对于人类的影响是巨大的,人力还不足以胜天。灾害足以让你失去老祖宗辛苦攒积下来的任何优势,让他一夜之间成为泡影、化为乌有。安徽有几座名山:以奇松、怪石、云海、温泉闻名于世的黄山、佛教名山九华山、琅琊山,都让无数游人留守顿足。古井贡酒、宣纸、徽墨、芜湖和巢湖是安徽的几个代名词。地处合肥的中国科技大学是安徽最有名气的学校,是安徽的最重要的人才基地,是安徽的一宝。

少林不出,谁与争锋。少林是一种象征,象征着正义而不是武力,而这座座千年以前的塔林,则是少林的象征,象征什么呢?象征历史的延续-废话!象征着对有德之人的缅怀,虽然他们不是俗世之人,他们也有崇拜和尊重。

不知不觉,火车驶入了历史的沉淀区-河南省。七大古都北京、杭州、开封、洛阳、安阳、西安和南京中,开封、洛阳和安阳都在河南。开封下面叠压着6座城池,魏国的大梁城、唐朝的汴州城、北宋的东京城、金代的汴京城、明朝的开封城和清朝的开封城。中岳①嵩山也在河南,一提起 嵩山,人们自然而然会想到五乳峰下的少林寺,少林功夫现在俨然已经成为了中国的另一个国粹,达摩祖师是少林寺的第二代衣钵继承人,面壁十年图破壁的精神让达摩成为禅宗的开山鼻祖,达摩曾经面壁修行的洞也因此取名达摩洞,少林寺内的塔林、南天门也值得一看。河南还保存有中国的三大石窟之一龙门石窟,与敦煌石窟,山西云冈石窟遥相呼应,展现着璀璨的古代华夏文明。

出了河南是另一番景象,草木稀少的黄土地呈现在我的眼前。黄土高原上的村名部落分散而且规模很小,建筑物一律不过三层,红砖墙或者泥墙加上瓦片屋顶,未经粉饰,像是回到了革命战争年代。屋内的结构也非常简单,毫无布置可言,远不比江浙一带农村的别墅和那些反射着白光、鳞次栉比的小洋房。这片土地以前是非常繁荣的,是华夏文明的发源地,是各路诸侯、各个民族的必争之地,千百年来的资源开采、战争让它现在贫瘠得连几棵树都难以养活,除了一些松树、栗树等少量几种乔木、灌木(以樟树为主),野草外就是深厚的黄土地。农田里没有肥沃的土壤,高粱、玉米是这里的主要农作物,向日葵,桑叶(不解,江南才是重要的丝绸产地,桑叶缘何出现在黄土高原之上,是否与丝绸之路的历史相关,经后来的文学欣赏课上得知,自古甘肃、陕西、宁夏、河南、山西是2千年前的政权集中所在地,是天子、诸侯王、大夫治国平天下的地方,早在周朝,北方的政治就比较开明,更是产生了无数美丽的爱情故事,而当地人特别喜欢用上桑树来作为爱情的见证地、诗经中一句”桑间濮上游”就是当时爱情生活的写照)。

火车在这段路途中的行驶速度明显减慢了,从平原到爬到海拔几千米的高原,拖着这么多人的火车又怎么可能快得了呢。有人说中国的火车速度很慢,质量不如外国货,其实这不是火车的问题,而是车的负荷过重的原因。

华山有东南西北中五大峰,这是北峰,从这里观苍龙岭,莽莽苍苍,蜿蜒盘旋。天下之险,莫过华山!07年五一我们上下山共用了16个小时才玩遍东南西北峰!游记待有空再奉上。

华山,华山五峰(落雁峰、朝阳峰、云台峰、玉女峰、莲花峰),大明宫,西安兵马俑,陕北窑洞,革命根据地延安,司马迁祠堂,关帝庙都在陕西。还有关中驴、秦川牛,陕西能让驴、牛都能出名,说明产品还是要宣传的,因为不见得陕西的牛驴力气比其他地方的大。陕西是先秦的根据地,秦始皇就在这片土地上招贤纳士、开疆立国,将长期分散在黄河中下游、长江中下游、珠江流域的政权统一置于一个政权以下,开辟了空前的统一局面,建立了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封建统治政权。秦的统一不仅仅是武力的胜利、更是社会生产力和政治组织不断上升的结果。兵马俑是世界七大奇迹之一,可惜来去匆匆,无缘相见。

这些百万年前的沙子,历经长途跋涉,最终降落在这里,形成了让中国人自豪的黄土高原。不仅因为他曾经繁育了我们华夏民族,而且它更是古代文明、环境的起源标志。换个意思,黄土不仅是中国,更是世界的。

陕西就在这片黄土高原的中心地带,众壑纵横,壑谷上架起了长长的铁路桥,桥下是每年夏季都要干涸的河谷。我一直怀疑我们的火车是沿着华山山脚前行的,一边是广漠的田野,间或出现几棵松树,一边是陡峭的山崖。自古华山一条道,从看到的陡崖绝壁我才猜测这就身边就是华山。

沿途见到了北方的墓室,风格与南方迥然不同。北方的墓室更具大将风度,有一种”沙场马革裹尸”的味道,简单纯朴而不失勇敢。南方墓室多圆台状,在墓碑后面的土堆得越高就越说明长埋在此地下的人生前受人尊重程度。但是北方人的墓只有一块墓碑,厚度据远距离目测不过10公分,高约1.5米,碑后没有大土包。

北方的城市规模很小,若不是有那么几栋高过5层楼的建筑物较为集中的摆放在一起,一不小心你会忽略你经过了一座城市,甚至是一个历史上响当当的工业、文化名城。宝鸡就是这么一个小城市,整个城市傍山而建,狭长破落,河床早已干枯,被经济作物霸占,一条臭水沟在城市边缘徜徉。回首千百年前,此处作为华夏中心,接受来自四面八方部族、部落的朝拜,异国邻邦的大使纷纷抢着不远万里风尘仆仆拥挤到这块土地上进贡朝拜、俯首称臣。但是随着年复一年的战乱、环境的变迁恶劣,如果富饶的土地如今成了一片断壁残垣。再好的技术也不能够铸造山楼大厦,四周高过门檐的围墙将风沙拒之门外。没有了清水地流淌,干巴巴的黄土放射着刺眼的白光,孩子过早地承担起了家庭的重担,路边的泥路上孩子踩着泥巴,手杨长鞭赶着牛去找草吃。

再穷不能穷教育,再苦不能苦孩子。这句话在中国的西北部也只不过是空想主义者一厢情愿的幻想。人首先是自然的人,然后才是社会的人,民以食为天,西部的教育不是喊喊口号,捐一沓人民币就能了事的,首先要解决温饱,有了力气才能谈政治啊。

不过,在天水到兰州这段路上,火车边上高大茂密的的乔木林惹那我眼中一亮,这足以体现当地人环保意识的强烈,随着而来的我看到了一幢幢贴满瓷砖的小民房,意识决定你的未来,一个人、一个村他的命运也逃不脱这个理论,在一个村的村口围着一群村民铺设这一条白色的管道,估计是水管。家家通水对于这片黄土地上的人来讲,对于这块水比油贵的村落来讲,水意味着生机,意味着美好的未来。

下午6时45分,车子过了定西,车外的温度骤然降低到16摄氏度。雄壮的黄土坡与低矮的黄土墙融为了一体,但也可以说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距离兰州1个半小时车程的田野上竟然看到了久违的麦田,沿路下来尽是高粱。小麦有些已经成熟被收割,有些正急急忙忙赶着成熟,我仿佛看到了农民收获庄稼时满怀喜悦之情。西北的天空落日特别晚,8点半了仍然能悠闲地边吃东西边欣赏落日的红霞,不到西边,你是不会知道中国的国土是怎样辽阔的。

睡觉的姿势虽然千奇百怪了点,但我相信他们此刻内心不可抑止的安详和激动,是任何时候都无法比拟的,因为等到他们睁开双眼的时候,他们的亲人,正在朝他们招手和微笑。他们在梦里迎接希望。

31日凌晨12点40分,在睡意被一阵寒意驱醒,高原,特别是这种缺少植被保温作用的不毛之地,昼夜温差非常大。我想,当时的室外温度可能是8摄氏度左右。于是,我加了件衣服,把大瓶可乐放回到箱子里换成了农夫果园。过多的碳酸型饮料让本来就不是很好的牙根发酥,此时的牙齿像是喷上了一层砂子,一碰东西就酸。这时我才注意到了车厢的四周净是横七竖八的人体,有的将脚横跨过走道,凌空架着对面的硬席而眠,有的将双脚高高举起,像只等待反击空中的秃鹰的兔子欲给敌军以出其不意的打击,希望他在睡梦中不要一不小心蹬到玻璃上,不知什么时候,我的脚下多了一条扁担,我纳闷地低头找寻原因,不想有人将草席铺在地上,把头藏在座位底下安然而睡,露着不大平坦的肚皮,还有一些人因为座位少,只能坐着努力使自己睡着,虽然我相信这种滋味不一定好受,而且也不一定睡得着,但是,从每个人的脸上,你都会看到一种发自内心的安详,他们都在追逐着自己的梦想,梦想是甜蜜的,纯洁的,是高尚无比的。他们中的大多数人此刻都是回家的,完全没有了生活压力的包袱,虽然日子苦了一点,但毕竟能安下心来,完全享受属于自己的时间和空间,这便是一种满足、一种幸福,愿他们明早就可以与家人团聚,再一次享受天伦之乐,让欢乐与幸福延续吧!黄土地上的人民。

天一早(6点)便见白,美美地睡了一觉之后,精神顿时抖擞。抬眼窗外,白茫茫一片,贫瘠的荒漠(不同于沙漠),听旁边的同学说这就是戈壁,戈壁怎么会是一片平地呢?没有山,没有壁。当时很不解。这么一大片的土地,一望无际的土地,不见人烟,我突然有了个奇怪的想法,虽然知道这种想法古人肯定尝试了千万遍。我们可以不可以把这块土地发展成为林业基地呢?(没有水?必须要有水吗?)我看到了许多在如此恶劣环境下蓬勃生长的林木,我想事在人为、人定胜天。顽强的树也能适应这个环境吧,但我们必须给他机会。就是不能发展林业,那可不可以发展成为训练场地呢,高原训练基地,干旱少水、气压又高,对于发展运动员的整体素质会不会提高呢?(回来后就发觉自己的想法很可笑,可是当时就是这么想的)

我这一节的车厢的乘务员是一眼便能认出来的新疆人。高高的鼻梁,深陷的眼睛,非常有异国情调,但是他操了一口标准的普通话,我这才意识到了一个国界的重要性,新疆起始与我们的邻国哈萨克斯坦、塔吉克斯坦等民族的人种几乎是一样的,与邻近的甘肃省差别却很大(张掖来的一名小伙子,虽然我不知道他姓什么,给我的印象却挺深刻的)。所以说,只有一个国家才能将各个不同肤色、长相的人团结起来,振兴中华,而汉语则是联系各个民族之间的纽带。在新文化运动时期,文人反对传统文化非常厉害,他们甚至要取消汉字和汉语。我想,这不可能给我们带来先进的民主和科学,只会招来灾难。 (待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