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记

2003年敦煌之旅:莫高窟,鸣沙山

先自我一番,我和姚宁(左),这位腼腆的不像西北人的哈蜜人,是我在火车上结识的朋友。出门广交好友,一个优秀的人才最好别错过。现在,我们还经常彼此问候,难得,一车之缘,如此纯真。

终于下了敦煌站,40 个小时的长途之旅虽然疲惫,但是敦煌的美丽传说让我丝毫体会不到旅途的艰辛。和坐我的旁边的小伙子姚宁(来自新疆哈密)一起在车站合影留念后,我匆匆地出了站台。打了个电话,0.3 元/ 分钟的长途,挺便宜的,打了2 分钟,6 毛钱,给服务员一个1 元的硬币,他说这里不收硬币,真是怪事,难道东部和西部的文化、经济差异这么大?1992年6月1日,经国务院批准,在全国范围内发行1元、5角、1角金属人民币,他们还没有接到通知吗?当然,西部没有这么落后,后来我才知道,西北地区的人觉得硬币带着太麻烦了,容易丢失,所以他们不喜欢硬币。因此,到这里来玩,最好别带硬币。

敦煌站是一个专门为接待游客而建设的一个驿站,他的原名叫柳园,距离敦煌市区全程125公里,因为暂时找不到出租车,就坐公交车,花了15元,平均8元/公里,比打的便宜多了。就在这125公里的路上,起先看到的是一座座高不足百米的黑色小山,乍看像是到了山西大同的煤山里,实际上这些小山只是一种黑色的岩石。不足半米高的灌木丛很有秩序地点缀在这片缺少生灵与生气的干土地上;时而你也会发现一个个由骆驼粪便堆积成的小山包或者黄泥砌成的残壁,也只有在这种少雨的地方,黄泥墙才能成为一种居所、一种建筑;笔直的大道(柏油路)同向遥远的边际,边际是一条白色的线,空旷的四野没有一户人家,汽车开足马力,以他所能达到的最大的速度疯狂、野蛮地冲在跑道上,又仿佛置身于美国的西部。偶尔可以看到车子从旁边呼啸而过,小绵羊在烈日下全然不顾,悠闲地吃着荒漠上最具生命力的叶草(驴、骡则是在火车上看到的)。猛然间,我仿佛看到了天边是一汪波光粼粼的湖面和茂密的森林,是绿洲吗?车子朝着天涯飞奔,但是我所看到的绿洲还是那么遥远,渐渐的、渐渐的,我好像在迫近绿洲。突然间,绿洲消失了,波光的水面竟然是闪耀着白光的泥巴;看到的森林也只是一些稍有高度的灌木而已。运气真不错,海市蜃楼这么早就进入了我的眼帘。

黄色和绿色的界线,展现了两个不同的世界,这两种力量的对抗,决定着一个文明的兴衰。绿色是人类的生存和希望,在西北,也只有在西北,我们才能感受到大地之广,水之重要。借着世界环境日(6月5日)刚过之际,呼吁地球人爱护环境,珍惜每一滴水。

自古有水才有生命,黄河、长江流域养育了华夏儿女,敦煌市区的绿化环境也不错,小森林也成形了,虽然天气干了一点,但只要站在阴影下你就不会觉得热。我的目的地不是敦煌,而是距离敦煌市区七公里的七里镇,七里镇是一个石油小镇,是近些年为青海油田而投资建起来的小镇。一旦油田枯竭,这个镇就会从地图上抹去,只剩下一些回忆和遗憾。到小镇打的只要10块钱,也算便宜。到了七里镇的研究院,和大部队胜利会师。这时候才发现自己的身体轻飘飘的,准备洗个澡美美地睡一觉,这里的水挺多,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缺水。在这里洗澡用冷水是吃不消的,不知道什么原因,水特别透骨冰冷。晚上气温很低,睡觉就要盖大被子。竟然发现夏天到这里来避暑倒是一个不错的主意。

就是这个家伙,他的到来,点燃了我游历世界的热情。如今我一看到这个同样腼腆的小男生,我就会问他最近去哪里周游列国了,然后说我去哪里了,让他羡慕不已。

在七里镇物探局干了几天活,不想我有位高中同学陈新(照片上的gg)也到了敦煌,我说他是环球旅行,背着个大旅行包,从西藏游到尼泊尔,在青海的格尔木转到甘肃的敦煌,还准备去新疆。他到敦煌的时候,可能好几天没有睡,并且好多天没有吃到肉了,因为那天我们虽然挤在一张小床上,但第二天他还是很开心的说自己睡的真舒服!于是乎,我从他那里我攫取搜刮了一些小的饰品准备送给mm。就在陈新来的第二天,趁着老师回杭州的机会,我们两个偷偷地跑到了莫高窟、鸣沙山,终于见到了梦寐已久的敦煌壁画。

高高矗立的莫高窟96窟,即”九层楼”,向世人昭示中国受尽欺辱的时代已经称为过去。一个国家如果政治稳定了,才谈得上保护文物,保护遗产。只有中国的,才是世界的!

莫高窟是在此修行打坐的一个小道士王圆禄发现的,1892年,王道士在此修行出家,负责看管这里的道院,不想在1900年被他鬼使神差地发现了藏经洞,经书上至晋朝,下到赵宋(公元11世纪)近10个朝代6万余件文物。从此,敦煌名声大振,英国人斯坦利、俄国人鄂登堡,法国人伯希和、美国人华尔纳,日本人桔瑞超从这里倒去了大量经卷,英国人最多,法国人盗走了最有价值的壁画,美国人用自己的新技术胶走了精美的壁画。清政府的腐败无能导致了国宝的大量流失,至今只剩下了1/3的文物和资料。

佛说,不可说,不可说,一说皆是错。小道士成了千古罪人,但是据考证,小道士卖经书得到的钱大部分都是花在休整道院上面了,贪污甚少,而且平时也省吃俭用,所以死后有个小道士为他建了坟墓。这不是一个人的错,错就错在了当时的社会,当时的政府。

唐代328窟有9身彩塑菩萨,130窟的敦煌大佛高34.5米(9层楼高),宽12米,是我国的三大佛之一。一路跟着导游,以最快的速度游了十多个石窟。总结出一点常识:北凉时代的壁画多注重西域风情,现在仅存了3洞;而北魏、西魏的壁画多冷色调,面目不怎么和善,飞天有一种摇摇欲坠的感觉,黑色、灰色、蓝色是他的主要色调。隋代君主对佛虔诚,故洞窟华丽,有着大量的装饰图,其中一窟的禅定佛,有着东方类型的蒙娜丽莎的微笑。唐朝无疑是壁画发展的鼎盛时期,一个洞窟天花板、四壁上的每一个角落都画上形态各异的色彩斑斓的图画,让我不得不感慨于古人的创作力是如此的惊人。

月牙泉,永不枯竭的沙漠之泉,为什么你能千年而不枯竭?是为了重见你曾经受践踏的故土洗尽铅华,像大唐一样伫立于世界傲世群雄吗?

因为陈新要赶着坐下午的火车到新疆,我们马不停蹄的赶到了鸣沙山。这里,我先打住,待以后再续写。做诗一首:

沙洲黄沙满天飞,唯此霞氲追不悔。

醉把红霞做黄霞,引得斯人独憔悴。

2 thoughts on “2003年敦煌之旅:莫高窟,鸣沙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