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记

北京法源寺:闹市中的静土

北京法源寺,原名悯忠寺,始建于唐朝。说起这座寺,自然离不开一个人–李敖。 门前有一对威武的石狮,衬托出朱红色的山门的肃穆庄严。山门前是一座大影壁, 向世人告示这是一方佛家净地。

谈起北京法源寺,自然离不开李敖。法源寺因为李敖的大作《北京法源寺》而名声大噪,这本书在2000年还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提名,李敖对这本作品也相当自负,他曾经自负的说”中国有资格获诺贝尔奖的只有三个人,李敖,李敖,还是李敖”,当然这是李敖的一句玩笑话,显得似乎很狂妄,但细细品味发现他还是蛮有趣的,因为他心知肚明自己获不了诺贝尔奖。

李敖没有去过北京法源寺,却写了这门一篇风靡之作,这也是李敖洋洋得意之处,于是自夸无需亲身游历便可以神游,不出家门而知天下事,但他写的只是历史,历史可以不出家门,但是做科研可不行啊!2005年9月21日,李敖访问大陆,终于脚踏实地地踏进了神游之地,并为法源寺题词:”法海真源,尽在于斯”、”物我两忘,人书俱老”,法源寺则赠送给李敖一尊观音像及一些文史资料。

小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悯忠台若隐若现,衬托着这个寺最大的特点:幽静肃穆。 据说法源寺的丁香花乃京城三大花事之一。

虽然边上是牛街闹市,但树木下是闹中取静的寺庙。若不是赶火车,我真愿意停留下来,在这里独享难得的一份清静。当我们用眼睛看花花绿绿的世界时,真应该让自己静下来审视自己的内心,看看是否还能够安静下来!

北京法源寺始建于唐朝贞观年间,原名悯忠寺,清朝顺治年间改名为法源寺,取”法海真源”之意。从前往後的建筑依次为钟鼓楼(左鼓右钟)、天王殿(背面为韦陀)、大雄宝殿、观音殿和法堂。一踏入寺庙,我就感觉到它和其他寺庙的不同之处–幽静!没有熙攘的人群,没有弥漫的香火,极长的纵深让我们总以为没有路的时候,跨过一道门转过一个弯又见一片豁然开朗,凸现一座肃穆的佛堂宝殿,人生有时就是如此,任何时候都不应该丧失前行的动力,山回路转就在前方。苍松古木将寺庙衬得幽静古朴,树荫下是悠闲的人琢磨着佛经教义。小鸟叽叽喳喳的叫声清澈入耳,偶有虔诚的学徒叩首、跪拜或诵经诵佛。

法源寺隔壁就是中国佛学院,因此寺庙内穿黄袍踩布鞋的和尚随处可见,但有些与众不同的是他们身边总是跟随这一两位俗人,可能是他们结识的朋友吧,据说进入佛学院的前提条件是出家时间为2-3年。听寺庙的人员说,每周日都有大师过来讲经,有兴趣者可来此聆听请教。

法源寺内陈列着不少文物,个人感觉观音殿的各种观音塑像值得细细欣赏,只可惜房间内没有灯光,只能就这日光端详,佛像也因为幽暗而显得深沉。当我们到了最后一个殿堂-法堂时,有一位居士和和尚的聊天让我感兴趣。居士说她家左邻右舍不是烤鸭店就是涮羊肉馆,致使她一念经就头疼。和尚建议他搬家,她说房价太高买不起新房。和尚建议将自己住的租出去并用租金去租其他房子,她回答说自己的房屋面临拆迁租不出去。我觉得她确实遇到了难题,怎么办?和尚最后只能建议她多念经超度一下这些烤鸭牲畜,和尚无奈地说他也没有办法。显然,和尚最后还是没有解决居士念经时头疼的问题。但从这里,我发现了原来世界上还留存有如此虔诚的居士,她真不愧是一名真正的佛徒。末了,我要批评一下北京的房地产商,他们虽然靠炒房子赚了钱,但是如果不能有所更崇高的理想和追求,他们的灵魂也是空虚的,因为世界上,只有一件事情是最令人快乐和充实的,那就是助人为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