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记

圣诞午餐在爱丁堡最古老的酒吧- The Sheep Heid Inn

周三研究小组的所有成员组织去一个酒吧聚餐 – 圣诞午餐,这是圣诞节前的最后一次聚餐,肯定得去。圣诞节类似于我们的春节,老外会趁这几周放假,要不好好休息,要不回家看父母孩子。午餐,二点钟才开始~

  • 这个酒吧非比寻常

和很多人一样,进去后只知道这是个酒吧。我问老师为什么选择这里,他也不知道。幸亏我多了个心眼,记下了酒吧的名字The Sheep Heid Inn,回来一查资料,乖乖,可了不得,原来这个酒吧,是苏格兰现存历史最悠久的酒吧,它始建于1360年,至今存活了近700个年头。

回顾那个时候的中国,蒙古人的大旗在风雨中摇摇欲坠,朱元璋正穿着粗布短衣揭竿而起。而处于大西洋一个飘荡的小岛上的一个小酒吧,却以他独特的方式令人惊叹地生存了下来,并且一活就是600多年。究竟是什么力量让这么一个本应该被历史遗忘的角落存留至今,并且保存得如此完整,甚至包括留有古人脚下泥味的地毯(没有亲眼见到)。这些的确值得骄傲,酒吧用了一个语句”still going strong today (至今活得很健壮)”来表示自己生命力之强。中国虽然历史悠久,但似乎还没有听说过有自称从明朝开到现在,没搬过家的店,即使是当时固若金汤的明长城,如今也早已破旧不堪,

历史总是让人感慨,就是因为这个酒吧靠近苏格兰皇家公园,从而得到了当时的苏格兰最高统治者玛丽亚女王以及她儿子詹姆斯六世的青睐,詹姆斯六世还赠送给当时这个酒吧的主人一个装饰着公羊头的鼻烟盒,有了这些荣誉后,这个酒吧名声大振,此后拜访的人更是络绎不绝。这些逝去的爱丁堡名人:Sir Water Scott司各特, J.W.M. Turner, James Hogg, Christopher North, Sir David Wilkie, Sir Henry Raeburn, Robert Louis Stevenson斯蒂文森和 Compton MacKenzi等等名流雅士在这个酒吧留下自己的影子。

但对这个酒吧最早的文字记载是在300多年后了(1710年),当时酒吧的女主人Hunter曾被苏格兰教会指控,说她在安息日(休息和拜神的日子,犹太教徒是星期六, 基督教徒是星期日)那天,在酒吧里卖浓啤酒给两个绅士和一个淑女,而这位女主人的辩词就是他们喝酒的地方是在花园而不是在酒吧里。自从那次事件以后,酒吧内禁止吸烟,而酒吧的花园则竖起了两顶超大的遮阳伞,夏天遮阳,雨天遮雨,供人们在这里喝酒吸烟,据说冬天还有暖气供应到大伞下。现在又多了项活动-在花园里烧烤。所以,到了这个酒吧,就要回味下这个有趣的故事,问清楚名人们曾经坐的地方,买瓶酒,烤点肉,坐下,抚今追昔一番!

  • 含蓄的酒吧

我们踩着吱吱作响的地板到了二楼,只见一个空旷的房间,数十张餐桌围成一圈,每张餐桌上各置一杯,杯中燃烧的蜡烛,发出幽暗的暖光,模糊地照亮了墙壁上摆满书的书架,壁画和一些装饰品。当时我不知道这家酒吧的来历,但看到壁画都是黑白的,有些还是手绘的,隐约感觉它应该有很多年头了,没想到这个念头这么久远,名声这么在外,实在出乎意外,后悔当初没有细细品味它们。怪谁呢,只能怪它的门面也太小,而且也不好好宣传自己,让人怎么看都觉得只是个酒吧。也许这就是中西文化的迷局,我们中国人含蓄,但是似乎又喜欢把光宗耀祖的好东西拿出显配,含蓄地显配;而西方人很开放直接,这次却突然变得这么含蓄。我只能得到这么一个理念:这里的历史,不可貌相!东西的文化,不可定论。

  • 圣诞午餐

原来参加午餐的不止我们小组12号人,还有爱丁堡大学瓦特大学的师生,整整60个人。而这60个人里头,除了瓦特大学来了1个中国人,其他8个中国人都是我们小组的,有这么多年青人在,气氛顿时活跃起来。坐我边上的是两个老外,一个巴西人,一个英格兰人,巴西人年纪较大,估计有代沟,聊得不多;英格兰人年纪轻点,于是就一通胡侃,也不管他听我的英语是否习惯。

午餐开始了,首先是带圣诞帽子!这个新鲜,桌子上有提前为每个人准备的纸做的三截棍一样东西,我和英格兰人每人持一头,往各自方向一拉,啪得一声响,三截棍被扯断了,英格兰人替我从最中间的那一截棍子里摸出一个纸条,里面藏着一个笑话纸条,另外还有一个纸做的帽子,然后展开帽子示意我戴上。幸好,我的帽子是蓝色的,英格兰人得到的是顶绿帽子,很高兴地戴上了,我暗自庆幸。其实这个时候,还管它是什么颜色的呢。

随后,我们就开吃了。开胃酒没喝,要了个啤酒意思一下,这可是酒吧啊;第一道菜,我原先点了汤,后来汤没了,我就要了一个蔬菜;第二道是主食,我点了三文鱼,但看着别人吃一大碗大排,我就很后悔,谁让我没吃过三文鱼呢,其实我更喜欢肉啊,于是一直咽口水。最后一道是布丁,英格兰人说这个布丁是特意为圣诞准备了,和平时的不一样,我说哪里不一样啦,他说是最底下的蛋糕。蛋糕我喜欢啊,可惜这个蛋糕吃起来不像蛋糕,太甜了,于是又开始羡慕我边上那个巴西人点的冰淇凌。最后一个是红茶和咖啡,我问有没有绿茶,小伙子说没,看样子他们还不太懂科学,绿茶比红茶营养多了。

笑话如下 Q: What must you know to be an anctioneer? A: Lots.

答案有些一语双关,我笑我不懂。(后来懂了:Lots有拍卖品的意思)

  • 中国式请客

吃完后自然是给钱了,每人10多磅,挺便宜的,这么多东西,这么有来头的酒吧。因为西方人一般实行AA制,所以还想着该怎么付钱,却听说头儿(头儿也是中国人,所以我们小组中国人多啊,要国外科研单位多这样的头儿,中国科学岂有不上之理)把我们小组每个人的餐费都给付了。第2天我见到头儿,说要把钱给他,他说了一句:这次公家出钱,公家出钱。多么熟悉又温暖的中国式回答啊,听了真亲切!

  • 酒吧的联系方式

酒吧位于Arthur’s Seat的东南麓,边上有个大湖,用中国话来讲,风水很好,坐北朝南天子之命也。因为出名,来酒吧最好提前订座。

43-45 The Causeway, Duddingston Edinburgh, EH15 3QA Scotland

Tel: 0131 656 6951

Fax: 0131 656 6952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