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记

爱丁堡的雨

一、爱丁堡的雨

唯忆江南雨,春风独鸟归。-唐.张祜

雨是情人的泪,爱丁堡是雨的情人。爱丁堡的雨,经常静悄悄地来,静悄悄地走,仿佛不忍心打扰情人的幽梦。一到晚上,伫立窗前,如果不往地面的小水洼看,你都感觉不到她已经偷偷驾临。这是无声的雨,是柔弱的雨,是多情的雨,是捉摸不透的雨。她不会让你感觉到寒冷,也不会逼你举把伞把她阻隔,更不会让你寻觅到她来去的踪迹。在这里的第一周,几乎天天都看到雨,但从来没看到打伞的人,因为这里的人都是爱丁堡的情人,因此他们也都是雨的情人。

江南的雨,有时绵绵如丝,柔如柳絮;有时淅淅沥沥,似在哭泣;有时瓢泼而降,力拔山兮;mm对我说她喜欢江南的雨,喜欢下雨的那种感觉。我相信,对雨产生情感的人一定是多情的人,因为她不会轻易放下那一段无法割舍的感情。

难舍江南雨,难忘江南情。江南梅雨时,风雨我独归。

二、对待雨的哲学

咬定青山不放松,立足本在破岩中。千磨万炼仍坚劲,任尔东南西北风。-清.郑板桥

爱丁堡的雨水是滋润的。雨水润泽着整个爱丁堡,每天早晨起来,总是能觉察到小雨驻留过的脚印。在北大西洋暖暖海风的轻拂下,萋萋芳草地四季常青,即便到了严冬也从不枯萎。

从小陪伴雨水长大的爱丁堡人,和雨有着无法隔绝的亲密关系,因此他们有一套和雨水的处世哲学。

下雨天的路上,你会看到行人从来不在乎雨水,任凭它打湿自己的衣裳、裤子和背包。他们只要把帽子一扣,随后就沉浸在他们自己的世界里。不管帽子外面是多大的雨,一切都不会影响到他们的情绪,他们金黄色的眼睛没有发出过任何躲雨的暗示,他们平稳的步伐没有表现任何加速的痕迹。这就像他们的生活习惯一样,一切都处之泰然,一切都按部就班,不被周遭的环境感染,每个人都用自己一贯熟悉的步伐走自己的路。

更奇怪的是,这里的人鄙夷天气简直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就是下大雨,他们也义无反顾地穿上短裤,在风雨中坚持跑步,他们协调的身姿丝毫没有显示任何躲雨的企图。骑自行车的人也是如此,他们不会因为下雨而带上伞或者穿上雨衣,在这里骑车一定要戴帽子,而当爱丁堡人一旦有了帽子,眼里就再也没有了这瞬息万变的天气。

当然,也有人撑伞,但当我看到他们的伞时,我就禁不住地笑,他们的伞太小的,小的只能盖住自己,如果一个人稍胖,这小伞恐怕就遮得住前胸挡不住后背了。即便是依偎地再亲密的情侣,这样的伞也只会显得捉襟见肘。

英国这个处在大陆边缘的小岛,就像一艘漂泊在大海中的船,天天经受着海风和海浪的洗礼。令人困惑的是,在风雨飘荡中,整个英国却能像伦敦大本钟一样井然有序,过着人均GDP超过激情的美国人的悠闲的日子。我始终没有想明白,为什么工业革命会在这么一个不起眼的小地方轰轰烈烈地展开,并引领着当时整个世界。难道就是因为牛顿为工业革命创造了一把科学的钥匙,瓦特拿着这把钥匙开启了工业革命的大门,而亚当·斯密则挥动着一只看不见的手,为工业革命指明了一条新的经济之路。但是,为什么会有牛顿,为什么又有瓦特,为什么同时还产生了亚当斯密呢?难道就是因为他们用对待雨的哲学来对待生活:不论雨下得再大,我们都不必恐慌,请用最适合自己的脚步,继续走自己的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