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记

徽州,我来啦!

节假日来临,趁机逃离杭城,和mm搭上杭州-歙县之车,目标直指徽州。

沿途,春之生气,随处可见,江水渐涨野草渐绿,群山披绿装,一派生机。正在施工的高速公路,将浙江和安徽相连。猛然间发现,民居建筑风格迥异,转型,并且越来越明晰。高高的马头墙就是徽派建筑最典型的亮点,因墙头瓦片状如马头而得名,防火且美观。看到了一片片马头墙隐匿在青山绿水间,一种逃脱凡尘俗世的自由感油然升起,人生就是一条河,只有一条动态的奔流的河才是清新健康的,禁锢在一个地方的人就是死水,因为它的颜色是那么深,咋一看仿佛深不见底,实际上却是腐朽的、肤浅的。~回到主题,别胡思乱想了。

一个地方的人总是在天时地利的时候,展现那个历史时期曾经拥有的辉煌。高高的马头墙,黑瓦白墙,徽派建筑尽显古朴典雅。留下了庭院深深的古城大院和票号、川商留下了蹄窝深深的驿道,徽商留下了墨色浓浓的民居祠堂和牌坊,不知道温商(温州人)将会留下的是什么记忆,袜子皮鞋和打火机?他们都是一个时代的弄潮儿,将自己的足迹踏遍中国,几经世事变迁,时至今日,这些引领者给我们留下的是一种精神、一个时代的特征。要追古寻根,一定要到他们曾经发家、曾经兴旺一时、泽披后世的地方品读、体味。慢慢地品读,细细地回味。

徽州作为徽派建筑最为完整的保存地,先前因为交通闭塞,未受喧哗的外界干扰而成为了世外桃源,幸运地静静地等待千年,只为今日能带给世人一个惊世骇俗。

徽州,我来啦!

1 thought on “徽州,我来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