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说:北京的雾与霾

clip_image001

北京深受雾霾困扰。但雾和霾本质上有区别,雾是液态小水滴,霾是固态小颗粒。只因霾易吸附水汽,所以霾和雾经常一起发生作用,称为雾霾。摄影可以较好地从表象上区别它们:

1.色彩:雾呈乳白色、青白色(图1),较“干净”;霾呈黄色、橙灰色(图2)。

2.分布:雾因水滴质量大,受重力作用一般靠近地面(不超过几百米),越靠近地面/水域的地方密度越大(图3),它范围小,雾区和非雾区边界比较清晰(图5);霾因粒子质量小,高度可达1~3公里(图2),分布均匀(图4),它范围广,边界不清晰(图6)。

3.持久性:雾受温度影响大,升温后水汽蒸发而越来越少(图7比图3晚半小时,但河畔水汽已渐散去);霾不容易分解,持续时间长(图8虽是中午但一直未散)。 继续阅读

发现自然北京:玩的三阶段

上周六,我作为讲者来到果壳的万有青年烩现场,分享了这个主题。在短短7分钟的时间里,既要谈自然北京的精彩之处,又要聊对玩的认识,难免仓促。于是,我在这里写点文字,和大家做进一步交流。

【图1】去海陀山看金莲是自然爱好者的一大乐事,你也可以在山巅的夜晚拍摄星空。

继续阅读

世界自然遗产——中国丹霞

【图】西北荒漠的红色岩层

2004年夏天,我跟随着老师去新疆南部进行南天山野外地质考察。在一个名叫克额勒的地方,我被这种红色的岩层吸引住了,它像升腾的火焰一样触目和热烈。老师说这是侏罗系的红色砂岩,红色说明当时环境干热,土壤中丰富的铁被充分氧化并沉淀,最终使得这里到处是”燃烧的土地”。(更多阅读:新疆之行

大自然的美,在于它是彩色的。蓝天白云,碧水青山,红花绿叶,令众生陶醉。但经验告诉我,很少有人会去关心石头——这种遍布地球表面的东西的颜色,似乎那只是敲石头的地质学家们的事。整天和土石山水打交道的地质学家也确实不简单,他们通常只要看一眼山石的外貌,就能凭借丰富的经验,诉说地球的演化过程——地质学的任务之一就是真实地还原这些古老的历史,这类学科一般被称为地球历史学科,包括古地理学、构造地质学、沉积地质学。

继续阅读

博物学:达尔文与地质学的故事

我先是学习,而后是环球旅行,然后又是学习,这就是我的自传。

我第一次朦朦胧胧感觉到或许可以写一本地质学的书,记录沿途考察的诸多国家的地质状况,这让我觉得既紧张又兴奋。——达尔文(Charles Darwin,1832年1月)

一、博物学

【图】自然博物馆-人类进化

“我生来就是一个博物学家”,达尔文非常准确地这样评价自己。他从小就对大自然痴迷,经常逃课跑到野外,观察和采集他最感兴趣的动物和植物。他最喜欢的昆虫是甲虫,有一次因为双手不够用,就把一只没见过的甲虫放到嘴巴里“寄存”,后来那只甲虫出名了,被人们称为“达尔文甲虫”。和许多不爱上课的孩子一样,达尔文的学习成绩很不出色,他深受打击以至于沮丧地认为研究甲虫才是他最好的归宿。

博物学,就是这么一门好玩的学科。除了去野外采集生物(动物、植物)标本外,还需要背着铁锤登到没有人烟的山头敲打石头。这一切,只为兴趣而生!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