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台山系列:在自然中旅行的意义

科学家并不为了有用而研究自然。他研究自然,是因为他能从中获得乐趣:他之所以能获得乐趣,是因为自然是美的。如果自然不是美的,他就不值得认识,生活也不值得一过。——法国数学家彭家勒(H.Poincaré)

仰望阳台山上的蓝天白云

一、旅行的意义

到自然界中旅行,在每个人的眼里都有不同的意义:

  • 既然一个人能坐在椅子上悠哉游哉捧书漫游,又何苦要真的出行?
  • 旅行的意义,决不能止于幻想(期待)和回忆,不要追求某一片段的、唯美的画面。旅行的意义在于对过程和细节的亲身体验。
  • 旅行提供了一种实实在在的场景,使我们能暂时摆脱因循守旧的日常生活中难以改易的种种自私的安逸、种种陋习和拘囿。
  • 旅行的目的地其实并不重要,我真正的愿望其实是想离开现在的地方。

我对旅行的理解,随着旅行次数的增加,也在不断地调整。2002年以前,我没有想过旅行,最多只是被一些美丽的摄影图片所俘虏,产生了片刻的旅行冲动罢了。但是,在2002年的某一天,一个强烈的信念突然占据了我:人之一生,时间长短,无从控制;对于空间,我却可以自由支配。不出去旅行,我既丧失了时间,又失去了空间,没有时空的我,还将剩下什么呢?

继续阅读

锡林郭勒草原之行系列:内蒙古的常见野花

开始我们不过迷上了相机这个尤物,结果却爱上摄影这门艺术。——许多摄影大师的告白

相机让我爱上了摄影,摄影让我爱上了野花。自从有了尼康D80的单反相机,在旅行中,除却一直喜爱的山山水水外,我又多了一个惬意的选择:拍摄那些以往很少注意的野花,在脚边、在树下、在石缝中、在角落里。

不过,旅行中,我们绝不能止步于拍摄。因为相机不过是用来记录影像的机械的器具,我们应该培养的其实是一种态度——关注和欣赏。

如果有一天,当我的手中没有了相机的时候,我仍然会情不自禁地去发现、去关注、去描述、去欣赏身边经常被忽视的美的时候,我想,一定是我的心里有了的一个相随我一生的相机。

对于美,不在一个多么高级的相机,而在于一双会发现的眼睛,在于一颗懂得如何去关注和欣赏的乐观的心。

继续阅读

长高吧,北京西山

阳台山胜景

6000多万年前。地球。

被称为新生代的又一轮地质幕缓缓揭幕。前一轮的谢幕主角是恐龙——不知为什么,像它这样身材庞大、食量惊人的爬行动物,竟在一曲绝唱之后,纷纷地告别了舞台,留给观众无限的怀念和遐想。取而代之,成为主角的是玲珑而娇小的哺乳动物。

有生有灭,不生不灭。没有曾经死去的,就没有如今存在的。地球在轮回,生命也在轮回。恐龙称霸的时间够久了。

6000多万年前。北京。

继续阅读

亲眼见证的蚂蚁传奇

看看那些可怜的蚂蚁忙个不停的辛勤劳动……多数昆虫的一生只不过是不停的劳动,为将来要破卵而出的幼虫准备粮食和住所。当幼虫吃完了粮食,到了化蝶的阶段,他们进入生命,只不过又周而复始地重复同样的劳动……我们不禁要问,这一切都有什么结果?……除饥饿和性欲得到满足之外,什么都没有,只是在无穷无尽的劳动的间歇中短暂的满足。——叔本华(阿兰.德波顿《哲学的慰藉》,第218页)

蹲在地上向小蚂蚁吐口水,制造水漫金山后的洋洋得意早已成为儿时的回忆。大学时期从贝塔斯曼“被”买来并仔细读过的《蚂蚁革命》,至今记不起其中的任何情节。积着厚厚灰尘的《昆虫记》被遗忘在书架的角落,等待有一天被我幸临。

今天下午,我无聊地蹲在百望山森林公园的树荫下,在仅仅一平方米的土地上,我惊奇地见证了一个帝国的传奇——蚂蚁传奇。

故事分为六段(图文搭配)。情节的波澜壮阔并不亚于人类的一次战斗,也不差于电视上任何一部《动物世界》。唯一不同的是,这群精灵的故事不是听来的,也不是读到的,而是我亲眼目睹的。愿与大家分享。

继续阅读

阳台山系列:旅行中,少来到此一游!

在北京阳台山,一支叫“夕阳红”的登山队——可能由一批身体健壮、神志尚清的老年人组成的登山队,更可能是一个叫北京夕阳红的旅行社——将自己的队名用红色的颜料涂在半山腰的巨大岩石上(图1)。只要是登顶,你必然会看到这几个刺眼的红字。随后,你自然会联想到这支鬼魅的队伍。

遭遇“夕阳红”不是一次两次了,这些“牛皮藓”已经成了北京山水的一部分。他们无处不在,无论是新景区还是老景区,是难走的还是好走的路线,经常能看到这群人,会在一个很壮观的地方,写下他们引以为豪的三大字“×××”以及脚注——也许是日期。在北京的黄草梁(图2)、沿河城(图3)、凤凰岭(图4)、三羊古火山等美丽而精致的景观前,大字的壮观几乎让景色的壮观相形失色。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