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说:北京的雾与霾

clip_image001

北京深受雾霾困扰。但雾和霾本质上有区别,雾是液态小水滴,霾是固态小颗粒。只因霾易吸附水汽,所以霾和雾经常一起发生作用,称为雾霾。摄影可以较好地从表象上区别它们:

1.色彩:雾呈乳白色、青白色(图1),较“干净”;霾呈黄色、橙灰色(图2)。

2.分布:雾因水滴质量大,受重力作用一般靠近地面(不超过几百米),越靠近地面/水域的地方密度越大(图3),它范围小,雾区和非雾区边界比较清晰(图5);霾因粒子质量小,高度可达1~3公里(图2),分布均匀(图4),它范围广,边界不清晰(图6)。

3.持久性:雾受温度影响大,升温后水汽蒸发而越来越少(图7比图3晚半小时,但河畔水汽已渐散去);霾不容易分解,持续时间长(图8虽是中午但一直未散)。 继续阅读

推荐下载NERC的中文科普书《科普撷英》

NERC是Natural Environment Research Council的简称,中文名字叫(英国)自然环境研究理事会。自然环境研究理事会为英国的独立环境研究项目提供资金。其研究重点涉及矿藏、极地、气候、地球、陆地、淡水等学科

去年我曾介绍过NERC以及他的季刊《Planet Earth》(《行星地球》),2006年,该杂志被英国特别公共关系研究院授予外部杂志特别年度奖,更好的是该杂志不仅有网站 (Planet Earth Online,2008年9月29日开始全新运行),有pdf电子版,还能免费申请纸质版,申请链接在这里(我刚申请,不知道NERC是否能免费寄到中国)。

NERC至今在中国已经出版了一本科普杂志《科普撷英——英国自然环境研究理事会刊物选摘》。值得高兴的是如今这本书有了电子版,由RCUK提供,我下载后放在这里供下载。感谢NERC。该书图文并茂,现推荐给大家。

继续阅读

爱丁堡的绿色:经济和环境的博弈

我近年一直在想一个问题,能不能把中国的山水诗词,中国古典园林建筑和中国的山水画融合在一起,创立”山水城市”的概念?人离开自然又返回自然。–1990年,钱学森写给吴良镛的信

紧靠爱丁堡大学(King’s Building)的南界是一片树林。从地图上看,这片树林似乎并不大,我想这会不会类似于咱大城市的早锻炼或饭后遛达的公园呢。一天,下班后,我拉着铁强计划把这片树林子跑一遍。当我们一进入这片树林的时候,我发现我失算了。我们越往里走树木就越高,树叶越茂密,光线也变得越昏暗,就像闯入了一片原始森林,半小时也不见一个行人。路边是潺潺的小溪流,溪水清澈见底,溪水的石头也被抚摸地干干净净。在万籁俱寂之时,只能听到我们步行发出的哒哒声,偶然会听到一声声清脆的鸟鸣,抬头张望,发现高高的树干上还立着几个人造鸟屋子。走几步,木桥,石桥展现在眼前,略显古老和沧桑;木椅石椅的出现暗示这里并非杳无人烟,化解了我们进入这篇寂静之地的一丝担心。此情此景,我最后悔的一件事是:我忘了带相机了。于是,过了几天,我又重走了这段路,记录了沿途的风景。 继续阅读

环境与文明-听刘东生院士课后所感

这是2005年6月14日听完刘东生老先生的课后,我深受”启发”而写的小文章,现在看来自有许许多多不成熟和不科学地方,而且有些文字过于夸张,都不像是我写的,但我想这是原汁原味的,于是基本不做修补,以此纪念老先生带给我当时的惊喜。(括号内是我现在的注释。另外,请莫见笑,这篇不是科普,只是当时的感想。要科普的,看碧声的文章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