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高吧,北京西山

阳台山胜景

6000多万年前。地球。

被称为新生代的又一轮地质幕缓缓揭幕。前一轮的谢幕主角是恐龙——不知为什么,像它这样身材庞大、食量惊人的爬行动物,竟在一曲绝唱之后,纷纷地告别了舞台,留给观众无限的怀念和遐想。取而代之,成为主角的是玲珑而娇小的哺乳动物。

有生有灭,不生不灭。没有曾经死去的,就没有如今存在的。地球在轮回,生命也在轮回。恐龙称霸的时间够久了。

6000多万年前。北京。

继续阅读

亲眼见证的蚂蚁传奇

看看那些可怜的蚂蚁忙个不停的辛勤劳动……多数昆虫的一生只不过是不停的劳动,为将来要破卵而出的幼虫准备粮食和住所。当幼虫吃完了粮食,到了化蝶的阶段,他们进入生命,只不过又周而复始地重复同样的劳动……我们不禁要问,这一切都有什么结果?……除饥饿和性欲得到满足之外,什么都没有,只是在无穷无尽的劳动的间歇中短暂的满足。——叔本华(阿兰.德波顿《哲学的慰藉》,第218页)

蹲在地上向小蚂蚁吐口水,制造水漫金山后的洋洋得意早已成为儿时的回忆。大学时期从贝塔斯曼“被”买来并仔细读过的《蚂蚁革命》,至今记不起其中的任何情节。积着厚厚灰尘的《昆虫记》被遗忘在书架的角落,等待有一天被我幸临。

今天下午,我无聊地蹲在百望山森林公园的树荫下,在仅仅一平方米的土地上,我惊奇地见证了一个帝国的传奇——蚂蚁传奇。

故事分为六段(图文搭配)。情节的波澜壮阔并不亚于人类的一次战斗,也不差于电视上任何一部《动物世界》。唯一不同的是,这群精灵的故事不是听来的,也不是读到的,而是我亲眼目睹的。愿与大家分享。

继续阅读

阳台山系列:旅行中,少来到此一游!

在北京阳台山,一支叫“夕阳红”的登山队——可能由一批身体健壮、神志尚清的老年人组成的登山队,更可能是一个叫北京夕阳红的旅行社——将自己的队名用红色的颜料涂在半山腰的巨大岩石上(图1)。只要是登顶,你必然会看到这几个刺眼的红字。随后,你自然会联想到这支鬼魅的队伍。

遭遇“夕阳红”不是一次两次了,这些“牛皮藓”已经成了北京山水的一部分。他们无处不在,无论是新景区还是老景区,是难走的还是好走的路线,经常能看到这群人,会在一个很壮观的地方,写下他们引以为豪的三大字“×××”以及脚注——也许是日期。在北京的黄草梁(图2)、沿河城(图3)、凤凰岭(图4)、三羊古火山等美丽而精致的景观前,大字的壮观几乎让景色的壮观相形失色。

继续阅读

牵牛花:旋转对我很重要

说到了牵牛花,我以为蓝色或白色者为佳,紫黑色次之,淡红色最下。——郁达夫

旋花科-牵牛花属-左旋还是右旋-白色

如果让你画一株攀爬的牵牛花,你会面临一个常被忽略,却不能被忽略的事实。那就是自然生长状态下的牵牛花,它们是向左缠绕(左旋)还是向右缠绕(右旋)。

作为旋花科牵牛属,旋转方式对于牵牛花很重要。如果你没有注意到这个有趣的现象,那以后就留个心眼,细心观察。那个时候,你会被自然界的规律迷倒。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