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用地震波监测核试验

日本地震原是核试验?
——利用地震波监测核试验

日本Mw9.0大地震后,网上开始流传“这是日本人进行海底核试验”的猜测,这个令人吃惊的消息像地震波一样迅速传播,并且越传越显得有“理”。有的说日本福岛海域前几年发生了很多次5.5~6级的地震,和原子弹试验产生的震级相当;有的说3月11日的大地震是氢弹试验造成的。

令人遗憾的是“理由”中,没有一个提到核试验监测的核心问题:地震波。

1996年,《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CTBT)最终达成一致,规定每个缔约国承诺不进行核试验爆炸或任何其他核爆炸。这就意味着,想进行核爆炸的国家会采取更隐秘的方式,比如在地下进行核爆炸。而监测地下核爆炸最重要的手段就是地震波监测。因为只要是核爆炸,就会产生地震波;只要爆炸达到一定当量,其地震波就会被全球的地震台网记录到。地震学家就能研究、判断这个地震是人工地震还是天然地震。自从全球数字化地震台网和台阵技术——这些永不休息的“顺风耳”发展以后(图1),一般认为只要核试验引发的震级超过mb3.5的,就可以被台网监测到。 继续阅读

百花山上寻百花

【图】百花山大草甸

北京地区,名字带“花”的名山,除了延庆大庄科乡有座1005米高的莲花山外,就只有百花山了。百花山是北京两个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之一,另一个是延庆松山,这两个地方都是北京植物爱好者的天堂。

2010年6月26日,我和马二、炸鱼等一群朋友背着帐篷和睡袋,登上了2000多米高的百花山—白草畔,这一次登山扎营,我们的目标非常简单:为百花山正名!我们要在山上找到100种以上的花!

继续阅读

世界自然遗产——中国丹霞

【图】西北荒漠的红色岩层

2004年夏天,我跟随着老师去新疆南部进行南天山野外地质考察。在一个名叫克额勒的地方,我被这种红色的岩层吸引住了,它像升腾的火焰一样触目和热烈。老师说这是侏罗系的红色砂岩,红色说明当时环境干热,土壤中丰富的铁被充分氧化并沉淀,最终使得这里到处是”燃烧的土地”。(更多阅读:新疆之行

大自然的美,在于它是彩色的。蓝天白云,碧水青山,红花绿叶,令众生陶醉。但经验告诉我,很少有人会去关心石头——这种遍布地球表面的东西的颜色,似乎那只是敲石头的地质学家们的事。整天和土石山水打交道的地质学家也确实不简单,他们通常只要看一眼山石的外貌,就能凭借丰富的经验,诉说地球的演化过程——地质学的任务之一就是真实地还原这些古老的历史,这类学科一般被称为地球历史学科,包括古地理学、构造地质学、沉积地质学。

继续阅读

活的自然:延庆后河峡谷

【图】延庆后河峡谷的水这里有断层,有火山,有喀斯特,有化石,还有泉水和野桑葚。这里居住着一个活的自然。

世界万物,看似纷乱繁杂,但若遵循一定的规律,是可以人为分类的。按个人理解,我把世界分为两类,一类叫自然,另一类叫不自然(和“人为”近乎等同)。而自然进一步可分为两种,一类是活的,另一类是死的。

门头沟的京西十八潭,虽然没有去过,但从朋友那里得知,景区内的一个个潭看起来是死水,好像是人为的。听到这样的评语,我对这个收门票的地方更加索然无味,因为它是死的,死的东西,会腐烂。

如今的公园、绿化带,虽然一年四季里欣欣向荣,但这种自然是人为的,是整齐有序的以人之意志为转移的产物。比如现在这个时候,花坛里不是衰败的月季,就是矮牵牛(碧冬茄),不是紫薇,就是孔雀草。没有杂草,没有野花,没有惊喜,也没有意外。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