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

十年一觉狗牙梦

2009年我和小黑熊玩户外,在沿河城偶遇土豆夫妻,一见如故,交了朋友。回来的路上,公交车途径一个山梁,土豆指着远方说,那座山叫狗牙山。我当时刚出道,是个菜鸟,就假装探头找了找,虽不清楚指的哪座山,但这个奇葩的名字算是记住了。

后不知过了多久,我和炸鱼去户外,炸嘴里冒出了狗牙山三字。一回生,二回熟,开始隐约觉得我和它是不是有点缘。

有一天,我从谷歌地图里找到此山,发现它真是很奇怪:山顶不是一座孤峰,而是一条平平的脊线,两侧的山脊整齐排列,像几段大葱一样被切了好几刀。看到驴友们留下的照片,心想也要找个时间攀一攀。

clip_image002

clip_image004

时间不经意,一晃到了2017年,一天乘坐飞机去广州,飞机经过十三陵水库后就算进入太行山脉,突然之间,我瞥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那不是狗牙山吗??老朋友啊老朋友,没想到了太空,也能把你认出来,谁让你长成那样呢。心中充满了自豪,也许我是宇宙里唯一一个从太空中叫得出你名字的人吧,感动不?

clip_image006

clip_image008

昨日,闲来无事,本想去沿河城拜访仰慕已久的一人宽峡谷,进了斋幽路,防疫站告诉我,为防止河北车过来,沿河城去往幽州的路已经封了,劝我死心回去。还能怎样?途径东胡林,天气变得不错,突然瞄了一眼,发现路边有一座座三角形的山,那不是狗牙山吗。哈哈,一晃好久不见,又勾起了我的想念。为了好好地观赏,我爬到了南岸的山坡上,狗牙真容,一览无余,说实话,还是好看。

clip_image010

下山继续沿着109国道往回赶,快到雁翅处,永定河来回扭了几个90度大拐弯,四周的岩壁怒发冲冠,每次经过这儿,总觉得这一段风景最好,我叫它永定河的“小蛮腰”。往日不是时间太晚,就是车里有小孩,一直没有机会停车欣赏,今日独自一人,就找了个地方停好车,欣欣然地下到河里。因山峰阻挡了温暖的阳光,永定河结冰的水丝毫未化,加上这一段因为太窄,鲜有游人到访,雪白的冰面看起来就像雪糕。好吧,就叫你牛奶河。

clip_image012

我仔细地给这里的山崖拍了几张照,心中很想知道,这石头到底有多老。回家后一查地图,真相终于揭晓:

1. 这陡立的山峰和“狗牙山”原来是本家,属于同一套地层。最下面的是中元古代蓟县群和青白口群,中间是寒武系,头上顶着奥陶系灰岩,长幼有秩序。

2. 山峰本性温厚,生时岩层平卧,但后经几次造山运动的革命,这套地层整体起立,直冲云霄。巧就巧在,山脊线刚好沿着地层界线,走向南东东。

3. 因地层各有脾气,品性有差异,有的怕风,有的怕雨,经过长时间折磨,软地层风化得多,硬地层风化得少,软硬硬软于是排排坐。

地形地质图

从初闻狗牙,到认识本家,一晃过去了十年。人生能有几个十年呀?我得赶快抓紧时间,兑现自我的诺言,到狗牙山上爬一爬。

空错 2021.2.15

7 thoughts on “十年一觉狗牙梦”

  1. 哈!怪我眼拙,竟然狗牙山缝缝一口吹出个冰湖。瞎子摸象地伴着走了一回似的,原来揭幕如是 大写的服。

    划重点~一以贯之大法好!偶三遍,你三遍。(:

    过年好。

  2. 偶然翻了一下订阅器,发现空错兄还在坚持写博客。十年没怎么玩过户外了,想着什么时候还要捡起来。

    1. 蓟卢兄,我是四五年没怎么写了,现在也是重拾旧日小爱好,聊以记录和抒情。你也写起来吧,原来的博客模式挺好的。

  3. 脚步一直;刚刚好;热爱一直,赴海山。写,也是件因缘际会的事儿。拍,怕也是同样;而梦,总是不期而遇。
    再次赞美 林夕 这美名号。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