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

中日韩

中日韩三国虽然一衣带水,历史渊源颇深,但因为历史、文化、经济、政治等原因,三国有形成了独特的价值观。西方文化是一神教的文化,东方文化是多神的。东方文化具有重视异域文化的传统,如果我们不能够看清自己的面貌,无视这种差异,那就无法理解他人的价值并且与其共存。[中国能把56个民族统一为中华民族,本身就是一种文化。]

从潘金莲带着遗腹子太郎东逃到日本,靠卖大饼为生并生下日本开始谈,日本人在明治维新之前是没有姓名的,在明治维新和现代化进程中,日本产生了近10万种姓氏,而中国只有600种,韩国只有250种左右。日本人姓名很怪,有的是根据职业,有的是根据地理位置,比如住在松树下就叫做松下,在田地里干活就叫做田中,樱树下叫樱木,养狗的就叫做犬养,鬼的坟墓就叫做鬼冢。中国姓氏以王张刘李陈周等为主,张氏占了近6%,海外华侨的比例很高。如果你在北京王府井叫一声老王,回头的人可能不下10%。中国也存在一个姓氏就是一个村庄的传统,同一家族的人居住在一个村里,人数繁衍,越来越大。比如蒋家山,张家渡,谢里王村等等。

中韩与日本的差异很大,在用词上也是,韩国几乎是全搬全抄了中国的文字,日本也是,但后来加了很多片假名以脱离汉化,可是语言文字不是一朝一夕成就的,所以,中文在韩日非常通用,同属于汉字文化圈。日本人叫澡堂“钱汤”,钱和汤怎么联系在一起。中国人叫金玉满堂,金玉在日本是“睾丸”的意思,作为汉人想不出两者之间的联系,韩国人与中国人差别不大,因为韩国与中国有着地域上的接触关系,多少会受到侵染作用。韩国人称一个脾气好的人叫做“性味好”,性是性格的性,味是指脾气,两字一联系,意思反而不明确了。为什么汉字能流传下来并且将影响力辐射到周边国家?这同汉字、中国人的性格有关。汉语的造字能力很强,所谓“兼容并包,大肚能容”,中华民族具有匪夷所思的文化融合能力,儒释道师非同源,却能共存,并能同是出现在一个房间里。雍正将这三点发挥到极致,以儒治世,以佛养心,以道修身,尺度拿捏的非常恰到。玉帝、如来道不同,却能共执天界。一切都说明中华民族具有将一切外来文化纳入本土文化圈的能力,韧性和可塑性非常强。一个民族的文化主要体现在语言上,当一个外来语进入中华文化圈,我们首先做的是用现存的文化来解释相关现象,用相关系统来阐述,衡量他是否符合中国的意识形态,然后才引进吸收。自我意识非常强烈,历史的包袱太重,以自我为中心的思考方式产生的是不断的同化与不知不觉地改造。韩日就不行了,来了一部美国电影《rainbow》,日本几乎是100%用 “片假名”来标志外来语,韩国也会按照音译来标注。但是,中国人却用“第一滴血”作为翻译,诸如此类的还有“侏罗纪公园”、“魔鬼终结者”等等,一切外来语都被纳入汉语体系。汉语的书面表达形式要丰富于口语,所以文学作品能够很好的保存下来,并且更容易的长久地对周边国家产生影响。因为它可以很容易地飞跃国界,而口语难度则相对要大些。成语、歇后语、诗歌、谚语、骈文、八股文等等,更是增加了汉字的表现形式和复杂性。韩国日本的口语化要强于中文,所以他们的恋爱小说要早于中国,因为恋爱小说表达的是细腻的感情,而文言文言简意赅,与生活语言脱轨,所以很难体会。中国注重一个过程?,他们总是先设定一个答案和多个可能的结果然后去考证,所以在中国,考证学尤为发达。

洗手间也是一种文化,它反映了一个国家的社会风貌及其文明程度。日本的厕所就像中国的星级酒店一样高级,像闺房一样,仅仅是供在厕所里的香料或者香水就有数十种,日本人曾说屁股的姿态更能衡量一个文化的成熟度。如果你问去过日本的人对日本最大的映像是什么,他们十之八九回说:干净!日本人有洁癖,所以他们的洗手间能够成为一种文化,他们的肥皂都是强力杀菌型的,据说小孩子玩的沙子都是经过消毒的。中国人向来认为厕所是俗的,是不登大雅之堂的,所以虽然我们有很多吃的文化,却没有人敢带头去研究厕所文化。也许这同中国厕所的恶臭有关,本来排泄是一件隐私,但是很多厕所是没有门的,里面的人一目了然,更可恶的是,如果你选择的位置不好,前面人的大便会一股脑的向你这边涌来。农村的情况更加,很随便的在地上挖一个坑,然后放入一个大缸,架上两块木板,夏天的时候缸里到处是密密麻麻的蛆虫,要是有个朋友在边上,还不得不在这时候与他聊天:“你也来上厕所啊。”能一起上厕所就像同在一张桌子上吃饭一样,是不是也是一种缘分呢?中国的厕所虽然粗俗,但是充满了浓厚的人情味。还有一种现象很有趣,怎样确定厕所里是不是有人呢?走路过来的人会故意把声音弄大,而在厕所里人似乎接受了信号,就可以通过干咳或者其他种种声音来作出响应,这种方法原始的。有没有想过,为什么上厕所时一般认识朝向门的?是出于安全的本能,还是因为“开放的世界比闭塞的世界更加自然”呢?

日本人表面上很温和,内心其实很冷淡,外国人在日本很难交上朋友并得到日本家庭的招待。很多日本人连自己的家也不让别人看。这可能与日本是一个岛国,这种小岛很难让人产生广阔的胸怀,小岛四面环海,这就对小岛的安全提出了挑战,加上日本是一个多地震的国家,所以日本人神经非常脆弱,而且具有很强的忧患意识,这与中国人是不同的,中国地域广阔,中国人即便是在路上认识一个朋友,都会相邀回家,酒饭招待,中国有句话“在家靠亲戚,出门靠朋友”。正是这种开放的性格才使得中国人特别讲朋友、讲义气、讲关系。韩国刚好介于两者之间,一边是大陆,一边是海洋,夹在大陆和岛国之间,他处于半封闭半开放的状态,因此韩国人的性格是大陆型和岛国型折中后的半岛型。

我们常说日本人变态,因为日本人似乎对一些小事特别关心,他们的毕业生有的研究杨贵妃的腋臭是什么味道的,也有的研究厕所和枕头的,更有的专门研究放屁,还写出了厚厚的一本巨著。日本动画片一休经常撅起屁股放一个屁然后说“这样就成佛了”,屁的发音在日本和佛是相同的,还有一名高僧曾写道:“易把放屁想成坏东西,扑哧一词即佛也”。但在中国,人们是绝对不敢用屁来亵渎至高无上的佛的。

韩国女人皮肤的美丽柔软是世界公认的,据说韩国女人在古代用自己的小便洗脸和沐浴,科学证明尿是干净的,用童女的尿来医治红眼病等各种眼病,相信大家也听说过,尿是咸的,起到了盐水的效果。中国人向来不忌讳屎尿,在农村你仍可以看到捡着牛粪回去做燃料的农民。韩国女人比较漂亮并不是因为他们脸蛋好看,而是她们在化妆上下花了工夫,小到姑娘,大到老年妇女,无一例外,化妆师他们的最大特点,所以韩国的美容手术很发达,几乎所有的韩国明星都做过美容手术,不少男性也对此趋之落鹜,所以韩国女人的脸总是惊人的相似,韩国的化妆品也风靡全球。相比于韩国的浓妆美颜,日本的女人则是淡妆型,她们似乎不太关心脸部,日本女人重视的是胸部。正因为如此,日本人喜欢穿和服,和服很紧身,活动起来极不方便,但是扎得很紧的腰带可以将她们的胸部凸现。日本的内衣可以试穿,这一点与中韩极其不同。张艺谋喜欢用旗袍表现中国的传统文化,为什么中国女子喜欢旗袍?中国人更注重对腿的保护。中国女性的腿很修长、体形很美,穿旗袍可以将大腿毫无保留的秀出来,两侧开衩来夸示美腿。除了腿,历史上的中国女性用缠足来表现美感。[缠足据考究最来源于宫廷舞蹈,南唐后主李煜设计了一种装束,让跳舞者脚裹白绸,向上弯成新月状,不想后来成为一种风俗,窅yao娘虽然不是始创者,却对缠足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南朝的陈后主宠幸张丽华。胡适和缠足夫人江冬秀旅居美国时,很多美国人和中国人特地拜访胡适,实为观赏“缠足”。]裹足与否,在汉族统治者中认为是重大的事情,宋元以来,统治者把缠足作为妇德、妇容[传统的东方女性标准是:妇德(内),妇容(外)、妇言(说)和妇功(做)]的内容,认为只有三寸金莲的女子才可能有教养,才美丽。日本人的腿太短,钱钟书说日本人不适合挂佩刀,因为那样会显得腿更短。韩国的服装很宽大,从脖子一直到脚都被遮住,她们强调的是脸部,身材的胖瘦就被掩盖了。

都说中国人中庸,其实日本人更甚,日本人吃西瓜会往西瓜上撒盐,据说是为了中和甜份,中国人却喜欢锦上添花,往西瓜里加糖。日本人认为人不论生前多坏,死后都会变成佛,这就是为什么日本老是参拜靖国神社的原因之一。

日本是一个木文化很发达的国家,他们甚至设立了专门的牙签[他们叫做杨枝]博物馆,日本人相信古木通神,所以拜敬树木为神木。中国是一个石文化发达的国家,韩国的土文化比较发达。韩国的瓷器在高丽时代就制作了世界一流的青瓷,随着李朝时代的到来,青瓷的技术没有流传下来而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白瓷技术。这有如韩国的政治,韩国缺少连续,断绝现象严重,韩国第一任总统李承晚政权垮台时,他周围的政治人物在历史的舞台上立马消失的无影无踪。在一个王朝取代前一个王朝的时候,韩国对前朝的文化采取的全盘否定的方式。韩国处于强大的大陆国家和岛国的夹缝里,没有逃脱被侵略的命运,但韩国的传统文化没能积累下来并且延续千万年,这才是真正的悲剧。日本对于文化的继承性很强,日本保留下来的建筑、文物非常完整,即使是一个腌萝卜的小店,都会代代相传延续数百年。所以,日本的文化辐射能力越来越强,在世界各地都可以感觉到日本对于本国文化的保护以及扩张。中国经历的*****虽然残酷的破坏了无数无数宝贵的财富,虽然没有一个国家会像中国一样自己革自己的文化,但是相比其韩国来说,中国文化传统的保存方面显然是个优等生。中国是一个是文化发达的国家,中国喜欢给为人塑像,体现的是爱国、高尚。韩国的塑像和中国相似,是爱国主义的体重体现。相比之下,日本的塑像要暧昧的多了,走在日本的街上,你可以随便看到裸妇塑像,这些本是西方近代文化艺术的象征,被人本人吸收,人本是名副其实的文化大国,这些裸妇多少体现了人文主义。

日本人喜欢吃酸的东西,美国人喜欢甜味,欧洲人喜欢奶酪,韩国人喜欢辣味,中国人喜欢吃榨菜,它可以咸,如果加一点水,就变淡,从中看出中国人容易中和的多样性文化特征。

日本的榻榻米,韩国的火炕。日本的气温一般不会降到0度以下,所与几乎体验不到严寒。日本除了生鱼片和和服,榻榻米才是日本民族文化的关键,茶道、插花、三味线(三根弦的乐器)和妓女等都是在榻榻米的出生的。中国人在三国的时也是盘腿而坐的,后来人们发现坐在椅子上身心会得到更大的空间和愉悦,而且椅子可以固定下来,也可以搬到需要的地方使用,必要的时候还可以当作床,正是这种多元性让中国人抛弃了席的文化而选择了椅子。

中国蒙古式摔跤经由朝鲜传到日本,被日本人发扬为国技。相扑的要决不在于摔,而在于推,如果除了双脚之外身体的任何部分触地就算输。这个推字其实体现了日本的国民性,日本人的团队意识很强,他们不希望自己被排挤到团队之外,所以日本人很忠于一个团体或者一个公司,认为叛徒是可耻的,所以,日本人在一个公司里工作,经常一做就是一辈子。中日的比赛规则也不尽相同,我们摔跤通常是五盘三胜制,而日本的相扑实行的时一局定胜负,这也体现了日本的哲学:生死不过一次而已,成者为王败者寇,所以日本人从来不认为自己是侵略者,他认为战争就是残酷的,强者就能生存;至今他们一直不认为是中国人打败了日本,而是美国的原子弹让他们品尝了失败的滋味。再加上战争后我们没有对日本提出非常严厉的制裁和赔款要求,更是加深了日本人对战争性质的认识。

韩国人很重视情,如果一个朋友半夜提着烧刀子来找你喝酒,这就是他火辣辣的人情,韩国人的情以亲戚朋友为圆心,而中国人的人情同心圆则更大,他的外缘是义理。日本则不同,日本讲一个理字,在日本,靠人情和朋友关系开后门的情况很少,日本人很注重精细,他们的胡同里都有黄白线之分,日本人的交通就是在这种线的制度下进行的,日本的精密产品也得益于这种性格。

中国的国歌铿锵有力,雄壮激荡,使人奋进向上,犹如法国的马赛曲。韩国的国歌虽有魄力,庄严华丽,但是没有表现出强劲,只是希望自己的国家永远生存下去。日本的国歌《君之代》更像是情歌:“我们的君主延续了千代八千代,直至沙砾成岩,遍生青苔———”但在中国人的眼里,他更像是一曲葬曲,让人听了很不舒服,使人斗志下降。

有这样一个笑话:三个韩国人,就会开教会;有三个日本人,就会办公司;有三个中国人,就会组帮会。韩国的夜景中最引人注目的是教堂,而日本是扒金宫(玩老虎机游戏),中国就是霓彩灯以及女孩子娇滴滴的声音:“欢迎光临”。日本人有着强烈的封闭意识,他们不喜欢和他人交往,也不喜欢像中国人那样聚集在朋友家里玩游戏,打麻将。他们日常生活非常地忙碌,于是老虎机文化可以让日本人放松,玩法简单也很适合日本人的性格。

日本是一个从来没有受到外来文化侵略和征服的岛国,所以可以有选择吸收文化;日本虽然接受了儒教、法律制度、汉字等等,但是将中国的宦官制度和科举制度据之门外。有人说,韩国就像中国怀里的婴儿,他的地理位置决定了韩国的命运。日本因为与中国大陆有距离,所以避免了中国文化的侵略和征服。韩国完整无缺的复制了中国文化,自称“小中华”,但没有强大起来,为什么,因为没有发展它本民族的文化。中国自高自大,无视周围国家的发展,最终落入了自己挖掘的陷阱,但是,中国拥有的历史以及文化权威意识,56个民族的相互融合,相信未来的亚洲中心在中国,世界的中心也在中国。

(该文根据书本《中日韩》整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