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记

雷峰塔:美不美,自在人心

图1 塔,总会倒掉,但是倒掉后总会重建。我多么想见到倒掉前的雷峰塔啊,哪怕是一块砖,一片瓦。因为生于这个时代,我错过了,也将再也没有这种机会了。塔前这个养生池里,乌龟多的叠在了一起,但是他们竟然像鱼一样,闻人声而动,呼天抢地争抢人们抛下的粮食,这哪像乌龟啊?乌龟,你应该处世不惊,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啊。

西湖有两塔,南有雷峰,北有宝俶。一湖映双塔,南北相对峙。雷峰塔座落于雷峰山上,名为山实为小丘,关于雷峰塔的由来和历史,鲁迅在《论雷峰塔的倒掉》中已经说的挺多,此处不赘述。雷峰塔和净慈寺仅一路之隔,雷峰夕照在1924年雷峰塔倒掉后已成空名,南屏晚钟(净慈寺)今犹在,可惜这次我去的时候,太阳已经落山,寺庙已经佛门紧闭,也不知那钟声是否还能让人静下心来。

图2 我小时候住在乡下奶奶家,家里木板壁上贴着白蛇传的越剧故事照,很可惜,我没有鲁迅那么幸运,从来没有人和我说过这个动人的爱情故事,而鲁迅的祖母却曾经常常对鲁迅说这个故事。否则,我也可能会迫不及待地期待雷峰塔的倒掉。于是,我没有变成文人,现在,我唯物了,我觉得倒掉还得重建,那将是多么地大煞风景。

我的脑海中,雷峰夕照已经是一副绝美的山水画,雷峰塔是西湖的守护者,是西湖的情人,乘坐一页扁舟荡漾于西湖绿水,悠然间,发现巍然屹立的雷峰塔面带微笑,多惬意的意境。鲁迅为什么这么迫切地希望它倒掉?我觉得这可能和鲁迅不如意的婚姻生活有关。文人的情感应该是细腻的,应该看得到常人所看不到的美。即使是一代文豪,如果带着不美好的心境去看雷峰塔,难免也会发出”并不见佳”的感慨。

一个自私的人,显然看不到花儿也会微笑,因为他心里只有自己,没有花。一个快乐的人,眼里也就有容得了对方,心里也就有了世界的美好。人就是这么奇怪,心情好的时候,自己喝点白开水都很开心,心情不好的时候,万般伺候仍不甘心。欣赏美景前,千万别学鲁迅,把自己的坏心情带到那里,因为,美不美,自在人心,当你错过了一道风景的时候,你就永远得错过了。

图3 净慈寺前的公狮子,屹立在寺庙的左前方,男左女右,以左为尊。这就是不食人间烟火的寺庙所遵循的世俗的规矩。如今,南屏晚钟还能回想起那让人沉静的清幽的钟声吗?

鲁迅《论雷峰塔的倒掉》

听说,杭州西湖上的雷峰塔②倒掉了,听说而已,我没有亲见。但我却见过未倒的雷峰塔,破破烂烂的掩映于湖光山色之间,落山的太阳照着这些四近的地方,就是”雷峰夕照”,西湖十景之一。”雷峰夕照”的真景我也见过,并不见佳,我以为。
然而一切西湖胜迹的名目之中,我知道得最早的却是这雷峰塔。我的祖母曾经常常对我说,白蛇娘娘就被压在这塔底下。有个叫做许仙的人救了两条蛇,一青一白,后来白蛇便化作女人来报恩,嫁给许仙了;青蛇化作丫鬟,也跟着。一个和尚,法海禅师,得道的禅师,看见许仙脸上有妖气,–凡讨妖怪做老婆的人,脸上就有妖气的,但只有非凡的人才看得出,–便将他藏在金山寺的法座后,白蛇娘娘来寻夫,于是就”水满金山”。我的祖母讲起来还要有趣得多,大约是出于一部弹词叫做《义妖传》③里的,但我没有看过这部书,所以也不知道”许仙””法海”究竟是否这样写。总而言之,白蛇娘娘终于中了法海的计策,被装在一个小小的钵盂里了。钵盂埋在地里,上面还造起一座镇压的塔来,这就是雷峰塔。此后似乎事情还很多,如”白状元祭塔”之类,但我现在都忘记了。
那时我惟一的希望,就在这雷峰塔的倒掉。后来我长大了,到杭州,看见这破破烂烂的塔,心里就不舒服。后来我看看书,说杭州人又叫这塔作保叔塔,其实应该写作”保俶塔④”,是钱王的儿子造的。那么,里面当然没有白蛇娘娘了,然而我心里仍然不舒服,仍然希望他倒掉。
现在,他居然倒掉了,则普天之下的人民,其欣喜为何如?
这是有事实可证的。试到吴越的山间海滨,探听民意去。凡有田夫野老,蚕妇村氓,除了几个脑髓里有点贵恙的之外,可有谁不为白娘娘抱不平,不怪法海太多事的?
和尚本应该只管自己念经。白蛇自迷许仙,许仙自娶妖怪,和别人有什么相干呢?他偏要放下经卷,横来招是搬非,大约是怀着嫉妒罢,–那简直是一定的。
听说,后来玉皇大帝也就怪法海多事,以至荼毒生灵,想要拿办他了。他逃来逃去,终于逃在蟹壳里避祸,不敢再出来,到现在还如此。我对于玉皇大帝所做的事,腹诽的非常多,独于这一件却很满意,因为”水满金山”一案,的确应该由法海负责;他实在办得很不错的。只可惜我那时没有打听这话的出处,或者不在《义妖传》中,却是民间的传说罢。
秋高稻熟时节,吴越间所多的是螃蟹,煮到通红之后,无论取那一只,揭开背壳来,里面就有黄,有膏;倘是雌的,就有石榴子一般鲜红的子。先将这些吃完,即一定露出一个圆锥形的薄膜,再用小刀小心地沿着锥底切下,取出,翻转,使里面向外,只要不破,便变成一个罗汉模样的东西,有头脸,身子,是坐着的,我们那里的小孩子都称他”蟹和尚”,就是躲在里面避难的法海。
当初,白蛇娘娘压在塔底下,法海禅师躲在蟹壳里。现在却只有这位老禅师独自静坐了,非到螃蟹断种的那一天为止出不来。莫非他造塔的时候,竟没有想到塔是终究要倒的么?
活该。
(一九二四年十月二十八日。)

①本篇最初发表于一九二四年十一月十七日北京《语丝》周刊第一期。

②雷峰塔,原在杭州西湖净慈寺前面,宋开宝八年(975)为吴越王钱亻叔所建,初名西关砖塔,后定名王妃塔;因建在名为雷峰的小山上,通称雷峰塔。一九二四年九月二十五日倒坍。

③《义妖传》演述关于白蛇娘娘的民间神化故事的弹词,清代陈遇乾著,共四卷五十三回,又《续集》二卷十六回。”水满金山””和白传员祭塔”,都是白蛇故事中的情节。金山在江苏镇江,山上有金山寺,东晋时所建。白状元是故事中白蛇娘娘和许仙所生的儿子许士林,他后来中了状元回来祭塔,与被法海和尚镇在雷峰塔下的白蛇娘娘相见。

④本文最初发表时,篇末有作者的附记说:”这篇东西,是一九二四年十月二十八日做的。今天孙伏园来,我便将草稿给他看。他说,雷峰塔并非就是保俶塔。那么,大约是我记错的了,然而我却确乎早知道雷峰塔下并无白娘娘。现在既经前记者先生指点,知道这一节并非得于所看之书,则当时何以知之,也就莫名其妙矣。特此声明,并且更正。十一月三日。”保亻叔塔在西湖宝石山顶,今仍存。一说是吴越王钱亻叔入宋朝贡时所造。明代朱国桢《涌幢小品》卷十四中有简单记载:”杭州有保亻叔塔,因亻叔入朝,恐其被留,做此以保之……今误为保叔。”另一传说是宋咸平(998-1003)时僧永保化缘所筑。明代郎瑛《七修类稿》:”咸平中,僧永保化缘筑塔,人以师叔称之,遂名塔曰保叔。”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